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我的淫生之我玩4P操女人



? ? 清涼夏日,我和小麗老婆還有二姐陳紅走在重慶的我大街上,街上人潮湧動,我拎著她們逛街的戰果蹒跚著跟著她們兩真是相當的郁悶,本來我是打算和梅雪還有小麗我們三個逛街的,結果梅雪臨時有點事情沒有來,我的逛完街玩雙飛的願望就落空了。恰巧今天二姐沒有什麽事,自從我把她操過之后,她就對我越來越依戀,可能是我的大對她有著十足的吸引力,每次都干得她欲仙欲死,所以我就把她叫了出來和我們一起去逛街。



? ? 逛了一天,累的我是腰欲斷腿欲折,可是反觀小麗和陳紅,基本上沒有什麽事。我就那了悶了,這女的在逛街方面那可真是無敵啊。回到我們租的地方后,小麗洗了洗手,就回了學校,因爲今天晚上她們有活動。我躺在床上喘著氣。



? ? “他媽的,可累死我了”,我自言自語道。



? ? “過來,老公,洗洗澡,你看你身上的汗”,陳紅說道。在小麗不在的時候,我就讓陳紅這個騷娘們叫我老公。



? ? “我知道了,來咱們兩一起洗”,說著我嘿嘿的淫笑了起來。“你這個淫相,是不是又要干我,你哥小冤家,每次都操的那麽用力,我的小逼都快要被你操爛了,以后不讓你操了。哎,小麗可怎麽受得了你”陳紅騷騷的說。??“呵呵,小騷娘們,老公操的你不滿意?那好,以后我怕不操你了還不行嗎”,我皺了皺眉的說道。



? ? “老公,不要生氣嗎,我和你說著玩的呢,我的騷逼只讓你操”說著,陳紅就幫著我把隱脫了個精光,而她自己也玉體“豎”陳了。



? ? 二姐陳紅幫我打上沐浴乳,幫我洗著身體。我把玩著玩她的堅挺的奶子,陳紅嘴里不自覺的流出幾聲淫蕩的呻吟聲。“幫我洗洗草你的大”我說著挺了挺自己由軟變硬的JJ。二姐用充滿淫欲的目光看著我的,她的那雙小嫩手握住了它,開始有規律的上下撸動著。撸了一會,她把沐浴乳抹在了我的上,開始仔細的清洗了起來。



? ? 我的越來越硬,等她把它洗好之后,大JJ已經堅硬如鐵。“含住它”,我命令道。二姐馬上張開了她的小嘴,我的看見有一個洞,它急忙鑽了進去。“唔”



? ? 二姐呻吟了一聲。



? ? 我的在她的嘴里來回的挺動著,她的小香舌纏繞著我的龜頭,輕輕的舔弄著我的馬眼,一股股酥麻的感覺沖擊著我的大腦。我一只手蹂躏著她的雪白的奶子,另一只手在她的小穴口扣弄著。“二姐,你真是了騷娘們,你看看,你留了這麽多淫水”說著我把插在她騷逼離得手指拔了出來,給她看。“把我抱床上去吧,我要你操我,狠狠的操我”,二姐淫媚地看著我說。



我把陳紅扔在床上,二姐陳紅的嬌軀陷在了床墊里,她堅挺的奶子微微的輕顫著。她的一只手輕撫著自己的乳房,她的另一只手放在了小穴上,來回的蹂躏著她的大陰唇和挺挺的陰核,一股股的淫水從她的小騷逼里流了出來,床墊上立即濕了一大片。



? ? “還等什麽呢,傻子,快來干我啊,你看我的小騷逼都流水了”二姐滿眼欲火的看著我說。“你這娘們好賤啊,主動要我操你”,我一邊上床一邊說,“扶住我的,放進你的逼里吧”。“啊……”,二姐把住我的大,我一用力就挺進了她的騷逼里,一種緊縛感從我的上傳進了我的大腦。溫暖滑膩的感覺讓我的大更加硬挺。“啊……老公,你的怎麽好像又長了啊,好火熱啊,舒服死了”。



? ? “嘿嘿嘿,你個小騷逼,是不是這幾天我沒有操你,你欲火淫飛啊,啊……



? ? 你的小逼還是那麽緊啊,真他媽的爽”。我一邊挺動著大,一邊在二姐陳紅的耳邊說著。二姐把雙腿圍在我的腰上,不住的挺動著她的俏美的小屁股,迎合著我的一進一出的大,一股股的淫水從交合處流到了床上。陳紅渾身透著操逼時的粉紅色,她的翹挺的奶子微微的顫動著,小巧的殷紅的奶頭傲然的挺立著。淫靡的味道充斥著整個房間。



? ? “啊……啊……好舒服啊,老公……你好厲害啊,大……大都插到花心了,奧……弄死了”。二姐大聲的呻吟叫喊著,就如同吃了春藥的妓女那樣的淫蕩,她淫蕩的喊叫著,就好像希望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能聽得見,然后用男人的把她征服。



? ? “老……老公你要操死我了,你的大好火熱啊,啊……好爽……啊,親親……親親大老公,用力干,用力……操”。“你真是一個大操逼,婊子,你真他媽的騷,我操死你……操爛你的逼”我的大在二姐陳紅的逼里大進大出,一股股的淫水洶湧而出。“婊子,來,把身子翻過來,爬下”說著我就把從她的逼里拔了出來。二姐翻過了身,挺起她的翹挺的渾圓的屁股,把她那流著淫水的小逼沖向了我。“老公,快……快進來,我要你……我要你的大操我。小逼……小逼好癢啊……老公……老公快用你的大給我止止癢,啊……好癢啊小逼”,二姐晃動著她的小翹臀,淫媚的叫著。



? ? “你個大妓女,真他媽的騷,我的大來了”說著,我的大男根沖進了她的騷逼深處。看著我的大在她的粉紅色的小穴里進出著,她的大陰唇附在我的上,隨著的進出,來回的翻著。二姐陳紅的騷騷的浪叫聲不絕于耳。看著二姐如此的浪蕩,我的大就像一匹狂飙的怒馬,瘋狂的前進著。“啊……老公,你……你……好猛啊,我要被你操死了,你……你怎麽這麽能干啊,我受不了了”。我不管二姐瘋狂淫蕩的浪叫聲,大每次都深深插到二姐小逼的子宮里。“啊……你怎麽這麽用力了啊,啊……啊……插到……插到子宮里了啊,小……小麗怎麽受得了你,啊……”。? ???“那小麗受不了怎麽辦啊,我每次和小麗都不能盡興啊”我引誘著二姐說道。



? ? “你……你……難道你想讓我們兩在一起讓你操啊,我……我不想讓小麗知道我被你操了,小麗……小麗會生氣的”。“我想小麗不會介意的,她已經有經驗了,嘿嘿嘿”。“這個小麗,怎麽……怎麽也變得這麽騷了,你們……你們,奧,有一天晚上你們和梅雪那個騷丫頭進你的房間后就沒有出來,原來……原來你們三個在一起操逼,你們……啊……插得好深啊……”



? ? 我把住二姐的一條修長的玉腿,大在她的騷逼里來回的肆虐著,我的卵子撞擊著她的菊花門,發出淫靡的啪啪啪啪聲。“啊……用力……再用力,老公……我要噴了,啊……大用力插,用力插死我得了”,“我要你操死我,大哥哥,好好地啊,以后我就讓你草,啊……奧……老公快射給我,射到我的子宮里”。



? ? 我感受到她的子宮腔壁有規律的收縮著,我知道二姐陳紅要高潮了。于是我加快了抽插速度,一股股的酥麻感沖上了我的腦際。“啊……我射死你”。“啊……啊……好熱啊”



? ? 陳紅高潮了,身體不停的顫抖著,她的騷逼腔壁一緊一緊的,我感受著這種緊縮感,爽啊……



? ? 干完二姐陳紅,我洗了個澡,神清氣爽。二姐慵懶的躺在粉紅色的大床上,眼光迷離的看著我,她的騷逼流出我射進去的精液。“我去接小麗了,二姐你自己洗洗你的小騷逼”。說完我就去了學校。到了學校之后,小麗的活動還沒有結束,我百無聊賴就給梅雪打了個電話。



? ? “小雪,在哪呢,想沒想老公啊”。“老公是你啊,我在寢室呢,好想你噢,你在學校嗎?”



? ? “小麗參加活動呢,我來接她,她們還沒有完事呢,你出來吧,我們夜逛校園”。我摟著梅雪的纖纖細腰,聞著她身上淡淡的清香。“老婆,想我了沒?”我聞著她的秀發問道。“恩,我想你老公”。看著她的媚美的紅唇,粉嫩的面容,被風吹起的情絲,散發著溫柔與秀美,我摟緊她的腰,吻著她香甜的唇,吃著她嘴里的香津。我的手慢慢的揉捏著她的翹臀。慢慢的梅雪情動了,她的小臉變得粉紅,呼吸也亂了起來。“老公,小雪想要”。我嘿嘿嘿的笑了起來,“想要老公什麽啊”?“老公你好壞啊,小雪想要老公的大”說著梅雪羞紅了臉。看著梅雪這誘人的樣子,我摸著她的臉“小雪,真是老公的小寶貝,過幾天咱們和小麗一起回我那住,怎麽樣啊”。“恩”,小雪低著頭應道。



? ? 晚上九點鍾了,我和小雪去接小麗,我們吃了點宵夜后,我和小麗把梅雪送回了宿舍之后,就回了我的老窩。回到我的老窩后,我就抱上小麗上了床,開始操練起來。小麗依舊是難以承受我的征伐,嬌喘琳琳,浪聲蕩蕩。“老公,你怎麽這麽厲害,快……快要把我操死了,晚上回來時把……把小雪帶回來好了,真……這真要被你干死了”。“干死你,干死你”,我把著她的玉腿,大在她的小穴里瘋狂的進出著,一股股的淫水流到了她的小翹臀上,“加上小雪我也照干不誤,老公我是戰神,嘿嘿嘿有時間你們倆就等著被我在次干翻吧”。說完,我又開始做起了老黃牛,辛勤的耕耘了起來。隨著一聲高亢的呻吟,小麗的騷逼開始有規律的第四次收縮,陣陣的酥麻感從我的大上傳來,我不在忍著射精的沖動,打開了雞槍的保險栓,數億的子彈狂射而出。



? ? 小麗被我干的滿頭是汗,渾身要是汗膩膩的。我拍著她的小屁股一把說“老婆,去洗手間沖個澡吧,你看你這汗出的”。我抱著小麗的玉體,經過二姐陳紅的房間時。只見二姐的房門開了個小縫,從縫隙向房間里看去,我和小麗看到了香豔的一幕。只見二姐躺在床上,下身的性感的丁字褲側在她粉嫩小穴的一邊,她的一只手指插在小穴里,她的另一只手則揉著她的白嫩的乳房,正在不停地撫摸著。嘴里還不時的發出呻吟聲,間或蹦出幾句怨語,“你個小冤家,這麽折磨我。啊……好空虛啊,我需要你的大”。



? ? “小麗好幸福啊,能被你的小冤家光明正大的操弄。哎我只能偷摸的和你”二姐幽怨的自語。



? ? 聽到這里,小麗大吃一驚,回頭皺著眉,微怒的看著我。我一聽大叫糟糕,腦袋快速的轉了起來。我把小麗又抱回了臥室,陪笑著說“小麗,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哪能是怎麽樣,你說啊?”小麗惱怒的責問道。



? ? 我只好添油加醋的向她解釋了一通,最后說道:“哎,二姐婚姻不幸,現在她已經不相信婚姻了,只想自己一個人過到老。況且現在的楊哥,就算是她的男朋友吧,在那方面也不行,這對于像她這樣的年輕少婦,怎麽能忍受得了”。小麗沒有說話,只是皺著眉,也是輕歎了一聲。



? ? 隨后的日子平淡而安靜,一切佛又回到了正軌。過了一段時間,我們學校要開始放假了。今天正好我們考完試,這學期終于過去了,一身輕松的我和小麗還有梅雪,逛完街后,天色黑了下來,于是回到了我的據點,各位大大一定能想到,我們要干什麽了吧。呵呵呵呵呵,當然是我們來個三P,嘿咻呗。



? ? 一身臭汗的我們,在洗手間洗了個澡,我穿了個四角內褲就回到了我的臥室,小麗和梅雪洗完之后也走了進來。我只覺得眼前一亮,雖然她們兩的身體我看過很多次了,但是我仍有要流鼻血的感覺。只見小麗下身穿著丁字褲,紫色的小褲褲散發著十足的誘惑力,一個紫色的肚兜兜附在她堅挺的乳房上,一看之下就讓人有要操之而后快的沖動。而小雪下身也是一條線镂(也就是丁字褲,我把它叫做線镂),她小逼周圍的陰毛被小褲褲的線分爲兩個部分,而她的小褲褲的細線則嵌進了她的小肉穴里,兩條修長的玉腿被誘人的黑色網襪包裹著,讓人看得熱血沸騰。



? ? 我站起身,抱著她們兩的纖細的腰肢,“我們開始操練吧”說著,我們就像床上倒去。我一只手揉著小麗的翹臀。另一手則蹂躏著小雪的乳房。小麗和小雪則閉著眼睛享受著,聲聲的呻吟從她們的小嘴里發出。我問著小雪的乳房,輕輕的叼弄著她的小乳頭,小雪撫著我的后背。我的大則被小麗的小手攥著來回的撸動。從小雪的乳房我一下去,直到她的桃源深處。雖然小雪被我操過很多次了,但是她的小穴依舊粉嫩,味道依舊很清香,我舔弄著她的小穴上的陰核。一串串的呻吟飄散在房間。



? ? “老公,你好會弄啊,小穴好癢啊,老公,快……快給我殺殺癢”。



? ? 小雪的小穴慢慢的變得泥濘不堪,一股股的花蜜從小穴深處流了出來,我用一個很手指醮了點花蜜,嘗了嘗,很好吃。我用手指在梅雪的小穴上撥弄著,慢慢的把手指插了進去,小雪輕聲的呻吟著。我來回的用手指抽插的,小雪的呻吟浪叫聲越來越高,“啊……啊……”



? ? 我用手指插著小雪,一旁撸動我的大的小麗也淫情高漲,把她的誘人的身體貼到了我的后背上。我能感覺到她的肚兜里乳房的堅挺。“老公,我也要你用手指插我小逼”,小麗淫媚的說道。“嘿嘿嘿老公的一指禅可是很厲害的,你的小騷逼也有福了”,我說著就把小麗放在了小雪的旁邊,小麗自覺地劈開了雙腿,等著我來寵幸她的小穴。



? ? 我二指齊飛,在小麗和小雪的騷逼里肆虐,小麗和小雪這兩個小騷貨淫蕩的叫著。陣陣的淫水狂湧而出,房間里充斥著淫靡的味道,這更激發了我的欲望。我用手指抽插了她們一會,拔出手指放在了她們的嘴里。“自己吮吮自己的味道”。她們兩忘情的允吸著我的手指,就好像是在裹著我的大。



? ? 我把手指從她們的嘴里拔了出來,站起身來,晃動著我的堅挺的大,說道“兩個小騷貨,來幫我含含大”。小雪和小麗做起了身,小麗把住我的雞身,用嘴叼住龜頭輕輕的舔弄著。小雪則裹著我的睾丸。我一陣舒爽。



? ? “老公舒服嗎”,小麗仰頭淫蕩的說道。“舒服,你們兩的小嘴真厲害,就像是小穴,真他媽的舒服,來你們繼續含住”。



? ? 于是小雪和小麗搶著替我,小雪甚至來了幾下深喉,爽的我一顫一顫的。“不行了,老子現在就要干你們”,說著我把小雪放到在床上,大應聲進入小雪的騷逼里。



? ? “奧……好大啊”,小雪淫叫了起來。大在小雪的陰道里滑動著,一股滑膩的感覺,外加上火熱的感覺沖擊著我。“老公……老公,快……快干我,你都……都好久沒有干我了。我好想你的大啊”,小雪大聲的叫著床。“好深啊,你插得好深啊,舒服死我了,老公……你干死我吧”。



? ? 一男兩女在這間屋子里上演著人類最原始的活動,而隔壁的另一間屋子里卻有位佳人再忍受著情欲的煎熬。當然,這個人就是二姐陳紅,她只能把手指插在自己的小逼里,聽著另一間臥室里的淫叫聲,自慰著。可能是二姐不滿足于只聽到聲音,于是她悄悄下地來到了我的門外,將我的房門輕輕的推開了一條狹縫,瞪大了眼睛看著里面的一切,她的手指還在奸淫著她自己的騷逼。二姐沒有想到我們三個人竟然如此的放得開,如此的淫蕩。



? ? “啊……奧……”,小雪大叫了一聲,陰道開始收縮,小雪高潮了。我享受著小雪高潮的快感,而小雪則緊繃著身體,一股股的陰精噴到了我的龜頭上。“老公快來干我”,看到小雪高潮了,小麗急不可耐的劈來了她的雙腿。“小麗現在怎麽變的這麽淫蕩了,他的還是那麽的勇猛啊”,二姐心里自語著。我把從小雪的騷逼里拔了出來,殺氣騰騰的插進了小麗的逼里,開始了我的有一次征服。小雪側起身,用她的纖纖玉手撫摸著我的睾丸,眼睛盯著我們的交合處,眼里仍有那散不盡的欲望。“老公,你怎麽還是這麽猛啊,小雪這個小騷蹄子都沒有滿足你,你怎麽這麽厲害啊。啊……你的大好硬啊,啊……奧……奧……,插到子宮里了啊”。



? ? “老公使勁操這個小浪蹄子,被操著還能說我”,小雪淫笑著說道。“用力……用力干我,老公,我要你用大狠狠的操我,操我的小騷逼,啊……爽死了”。我賣力的操干著小麗的小嫩穴,不停地換著各種姿勢,小麗淫蕩的叫著床。“啊……老公,你的大好硬啊,好熱啊”。小麗雖然平時看上去文靜優雅,但是只要她一到床上被我干的時候,她骨子深處的淫蕩本性就暴漏無疑。什麽樣的淫聲浪語都能講出來,整個就是一個家里蕩婦。



? ? “啊……老公,被你操真幸福啊。奧……操死我了”。



? ? 小雪看著我們操逼正猛,她把住我的屁股,開始替我用力,使勁的推著我的屁股,好使我的大在小麗的逼里插得更深。“小雪你個小騷蹄子,啊……啊……,老公,小逼麻死了,好舒服啊”,小麗淫蕩的喊著,“我才知道二姐爲什麽讓你操了,被你干真是舒服死了啊”。二姐在門外聽到小麗如此說,她大吃一驚,小逼里一陣酥麻,陰精狂湧而出,二姐自奸高潮了。二姐陳紅高潮后,腿一軟沒有站住,一下子把我的臥室門撞了開,倒在了地上。



? ? 我和小麗還有小雪大吃一驚,沒想到二姐在門外偷聽。小麗被二姐一驚,沒想到小麗她的小逼一緊,她竟然也高潮了。我們看著二姐,只見她眼角含春,滿眼欲望,她的下身一片狼籍。小麗和小雪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她們兩下地吧二姐扶到了我的床上,二姐滿臉羞紅,看著小麗說道“老妹,我……”。“二姐,你別說了,我知道了”,說著,小麗把我推到了二姐的身邊。“小麗,你……”,二姐驚道。小麗笑嘻嘻道“二姐,我都知道了你們的事了,我老公太厲害了,我自己都不是他的對手。奧,對了,這是我的小姐妹梅雪”,小麗說著就指向了站在一旁的梅雪。梅雪也笑道“二姐,我們一起吧”,說著梅雪看向我說“老公,你還愣著看什麽”。



? ? 我看道二姐眼里的渴望,正好也順手牽羊,抱住了二姐的嬌軀,二姐身體一陣顫抖。我一口就叼住了二姐的小乳頭,含了起來,二姐淫媚的叫了起來。小麗和小雪也沒有閑著,小雪吻住了二姐的小嘴,咂咂有聲。小麗則撫摸著二姐的小穴,淫水陣陣,二姐被我們弄得淫聲連連,“你們幾個小冤家,這麽的折磨我,奧舒服死了,你們真幸福啊”。小雪笑著道“二姐,你現在不是也在享受嗎,爽吧”,小雪猛的用力揉了二姐奶子幾下。二姐的小手也沒有閑著,她的玉手握住了我的大,放到她的小穴口來回的摩擦著。“等不及了啊二姐?”我戲谑的問道。二姐白了我一眼,那眼神是如此的嬌媚,如此的浪。“那就快插進去吧,我們還等著看看春宮呢”,小麗和小雪齊聲笑著道“你們兩個小騷蹄子……”。



? ? 我還不等二姐說完,大如毒龍鑽一樣,鑽進了二姐的騷逼里。二姐的小逼里溫暖緊湊,裹得我的大肉爽筋酥。“奧……好舒服啊,大好大啊,脹死我了”,二姐忘情的叫著。小麗和小雪仍在二姐陳紅的身上撫摸著,挑逗著二姐的情欲。“奧……奧……大好用力啊,插死我了,好爽……好爽,老公你的好厲害啊,我快被你干死了,啊……”。



? ? 二姐的淫蕩本色也被激發了出來,她的嬌軀不停地扭動著,小屁股不停地迎送著,她的小穴就像小嘴一樣咬著我的,時松時緊。一雙嫩手把住我的熊腰,用力的抱住。“二姐,你也真是騷啊,這小逼,操著真舒服啊”。“那你就用力的干我吧,干死我吧,干死我。奧……小逼快要被你操爛了啊”。我挺動著我這火力十足的雞槍,在二姐的騷逼里大進大出,淫汁飛濺,浪語喧天。



? ? “啊……啊……老公我的小逼快……快要被你操爛了,啊……好麻啊,啊…



? ? …,頂到子宮里了啊,奧……我……我高潮了啊……”,二姐大聲叫了起來,又一次高潮了。二姐高潮后,我笑著說“嘿嘿嘿,你們老公好沒有萬事呢,來,我給你們玩了比目魚吻”,說著我就把小麗抱起來放在了二姐的身上,然后又把小雪放在了小麗的身上。只見她們三個小淫娃的小逼幾乎成一條直線,挨在了一起,一張一合,淫水芳草萋萋。我一看之下淫性大增挺槍便刺入了小麗的騷逼里。“老公你好會玩啊,這麽淫蕩的姿勢你都會”小麗叫道。



? ? 我聽著她們三個的淫聲浪語,我的大在它們三個的騷逼里不停地輪換著抽插著,一股股的淫水從小雪的逼里流了出來,然后流到了小麗的小逼口,然后又流到了二姐陳紅的騷逼上,看著如此淫蕩的場面,我淫性更增,大狂插亂操,龜頭的酥麻之感大增。二姐感受到了我的大的跳動。她淫媚的喊道“老公,給我……給我,快射給我,我要你的精液”。聽著二姐的淫浪的叫床聲,我精關大開,噗噗噗噗,一股股的精液射進了二姐陰道的深處。



? ? 我和她們操干完之后,幫著她們擦干身體,抱著她們,笑著道“老婆們以后咱們就一起再次操練吧”。她們三個沒有說什麽,只不過我倒接到了她們不少的衛生球。自從二姐和我的情事被知道,我和她們三個一起操過逼后,梅雪就時不時的來和我們一起睡,而小麗和二姐則一直就和我睡在了一起,我們幾個開始睡在了一張床上,過著性福的生活。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