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慾望電梯




當華貿八十八層樓頂大鐘響完第十一聲後,趁著茫茫的夜色,大鐘下四面超大液晶電視又開始播出每天臨結束前的最後一個廣告作為建造了瀏陽市最高兩幢建築樓的天宇集團而言,這最後的廣告時間一直都是它的專利,自然當仁不讓地播映集團旗下公司的系列產品。而今夜也還是那家電梯公司的廣告。

「寰宇電梯,您至高無上的享受!」

黑暗裡,佔據近十層樓面的大字廣告語格外醒目,通過四個方向的屏幕投射到街燈若隱若現的市區每個角落,也落入了剛走出天宇總部的蘇虹眼中。

蘇虹這時就立定了腳步,站在天貿九十層電梯口另一端的落地窗口邊,望著對面打出的幾個碩大無比的廣告標語,若有所思。

此刻的她早已沒有心情再欣賞全市最高樓層上的都市夜景,面對著連環三起的離奇兇殺案,即便是平時澹定自若的蘇虹幫辦都無法掩飾鎖在秀眉間的憂慮。而對面華貿大樓的廣告更觸動了她幾天來因連續工作繃緊的神經。

…………

三月十八日,陰。死者張冰冰,天貿大樓七十六層力天公司文書。報案人是十七層布羅公司的職員。根據筆錄,他是在準備乘坐電梯下班的時候發現死者倒在電梯裡。死亡時間為凌晨一點左右。

三月二十日,有雨。死者向詩嵐,天貿大樓六十五層一家跨國企業的銷售職員。死亡時間是晚上十一點十五分左右,報案人於十一點三十分發現死者,並報案。案發現場在天貿大樓電梯。

三月二十五日,滿月。死者吳櫻,天貿大樓三十九層金康公司核算會計師。死亡時間為夜晚十點五十分左右。三十分鐘之後死者被九層一公司職員發現,案發現場仍是天貿大樓電梯。

…………

經過警方詳細地排查取證,基本排除了三個報案人的作案嫌疑,而三個死者所屬公司也並無往來利益的聯繫。至於三個死者本人,根據家人的證詞,生前並無和他人結怨的跡象,生活和經濟包括感情都很正常。

但是這三起案件都有一個相同的情況。三位死者均是二十幾歲的職業女性,面容嬌好。死亡時間都發生在午夜左右,死亡地點又都在天貿大樓的同一部電梯裡。

而事後根據法醫屍體解剖報告描述,三個死者死因驚人地一致,都是由於過度興奮至死,雖然並沒有從屍體中檢測出具體藥物成分,但不排除兇手是採用注射或是食物手段導致死者被害的可能。也由此可以斷定三起案件應屬同一組人所為,是一起連環兇殺案件。

蘇虹自第一個死者起就接手這個案子,到現在十幾天過去,依然沒有明顯的頭緒,而被害人卻由原來的一個變成三個,這使得曾被媒體稱作「警界之花」、「神奇美女幹探」的她頓時處在內外交迫的壓力之下,自然心情有些煩亂起來。

…………

看著華貿大樓那個廣告,算上今天已經是連續五天都是同樣的電梯廣告。由此她忽然想起了剛才未婚夫打來的電話,言語之間充滿著關切和憂慮,莫非也是因為聽到了這幾天在天貿大樓流傳的電梯幽靈的謠言?

蘇虹感動於愛人的真情之餘暗自歎了一聲。謠言止於智者,向來不信鬼神之說的她,面對連環殺人事件已帶來的恐慌和種種揣測,除非能夠早日抓住真兇,否則也無法阻止人們被謠言所蒙蔽,更何況是深受經濟影響的電梯公司以及深愛自己的未婚夫。

*** *** ***

十一點十五分。

女警官在通知了潛伏在大樓內外的警員收工後,便來到電梯口,按亮了向下按鈕的燈,頓時最左邊那個電梯的樓層電子指示牌上的數字從1開始迅速向上跳動,看來到九十層也就數秒之內的事情。

「又浪費了一天!」蘇虹失望地想著,「是不是從一開始推測就有誤?還是兇手知道風聲緊,躲起來避了風頭?」

她的思緒飛快地轉動,很快,她否定了自己的推斷。

「從屍體解剖報告來看,三個女子的陰部裡都有殘存的精液余留,根據法醫的檢驗,證明大約在死亡前一至二個小時,被害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性經歷,但是三位死者陰部四周包括大腿內側並無給強行撕裂和抵抗留下的痕跡,而距離遇害又有一定的時間,顯然強姦後再立刻殺人的可能性不大。不過案發現場是在一幢純辦公用途的商務大廈裡,還都是從公司下班的職員,三個女人竟會在這樣的時候偷歡作愛,完全不符合邏輯。所以能否盡早盡快地破案,還是必須從這一個疑點入手。」

樓層電子指示的數字已經跳到39,停了一停,又繼續往上跳。

蘇虹看到這個數字便想起最後一起案件發生的時候,她正在第四十二層進行調查,距離三十九層只隔了三個樓面而已,可見兇手氣焰是怎樣的猖獗。也使得屢破大案的她顏面無光。

不過好在年輕的她一貫以遇事冷靜為辦案的第一原則,而極具韌性的堅強性格更使她能夠頂住外界的一切壓力,迎難而上。因此當她綜合三起案件,得出凶手頭腦相當冷靜,犯案手法乾淨,計劃周密,加上最主要一點,兇手並不把她包括警察放在眼裡這些結論後,蘇虹斷定兇手極有可能還會犯案,於是便制定了如今這個引蛇出洞的計劃。

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主動出擊。這是蘇虹歷來的工作作風。於是她讓自己作餌,每晚九點以後就出入在天貿大樓內,期待兇手的上鉤。

然而連續十四天下來,都沒有一點動靜。

今天是第十五天,依然沒有收穫。蘇虹的信心有點動搖。

「看來明天有必要和隊友們重新整理商討一下案情,看看是否還有別的突破口。」

這時電梯到了65層,又停了幾秒。蘇虹心裡不禁一動,月芽兒般的秀眉不自覺地揚了一下。

「現在是午夜十一點多,即便是有公司職員在加班也不會坐往上乘的電梯,況且怎麼那麼巧又都是案發的樓層,莫非是兇手刻意這麼做?要那樣的話到了第七十六層還會停。」

想到這裡,蘇虹一邊看著電梯往上升,一邊很自然地將手伸進放有手槍的小拎包裡,一片高度戒備的神情。

電梯一層一層地向上升著,

「72」

……「73」

…………「74」

………………「75」

………………………「76」!

女警官很清楚地聽見電梯裡傳來「咯?」一聲響,那是鉸鏈被拉動的聲音,電梯果然停了下來。

蘇虹不假思索地從手提包裡拔出點三八手槍,對著電梯門。

短短幾秒在此刻如同是幾個世紀。

「咯?」,鉸鏈再次被拉起,電梯繼續往上升。

「79,80,81……」

指示牌的樓層數字又飛快地向上跳動,蘇虹只覺得緊握手槍的手有點冒汗,但是她的眼睛仍然緊緊盯著不銹鋼的電梯門。

當電梯到達88層的時候,女警官忽然一個箭步竄到電梯門左側牆邊,側身舉起槍對著電梯門口。

「89」

蘇虹的心都提了起來,就連時間在這一瞬間也彷彿被凝固在緊張的氛圍中。

「咯?!」一下,蘇虹的心猛地一沉,險些喝出聲來。

電梯在89層停住了!

緊接著樓下傳來了腳步聲,

「嗒」……「嗒」……「嗒」

這清脆帶著節奏的聲響一聲聲地傳透過寂靜的樓道,顯得格外陰森詭異。

隨著「咯?」鉸鏈拉動的聲音,腳步聲消失在電梯裡。

「叮咚」!

電梯到了!

向下的電梯指示燈閃了幾下紅光,電梯的門打了開來,蘇虹一閃身,正對著電梯裡,將手槍高高舉起,喊道:

「警察!別動!」

…………

然而一眨眼,她已看清電梯裡並沒有人,一個人都沒有。

蘇虹小心翼翼地走進電梯,從任何跡象上都沒看出剛才有人進入過。她又朝上查看了一下電梯頂部,縫合嚴密,沒有絲毫被翻開的情況。

她按了1層的數字鍵,電梯慢慢自動合上,一陣鉸鏈的響動過後,蘇虹只覺得身子一輕,電梯往下沉了下去。

「看來應該是有人走出電梯。」

蘇虹這樣推斷著,於是在空蕩蕩的電梯裡她輕輕籲了口氣。

*** *** ***

透過那面正對電梯門的鋼化玻璃落地窗,此時城市的景象幾乎都可以落入眼裡。

但見黑夜籠罩著大地,也籠罩著這個城市。夜幕下繁星高掛,如同懸在城市上空的一盞盞小燈,若隱若現;而城市裡高低錯落的樓房寥然閃爍著燈光,卻好象夜色中掉落的星星,點點晶晶,令這個夜分外的寂寞起來。

隨著電梯的下降,蘇虹眼見著遠處的繁星與樓房慢慢消失在視線之外,近處道路兩旁路燈的燈光卻越來越清晰,一種莫名的愁緒悄悄爬上了心頭。那應該是一種孤獨的感覺,另外也夾雜著連日來連續工作和壓力所帶來的疲憊倦意,使得這個二十七歲年輕美麗的女警官忽然有了短暫的滄桑感覺。

蘇虹呆呆望著電梯一邊鏡中的自己,忽然有一種想哭在男人懷裡的衝動。身為幫辦的她平時只能把萬千柔情一面隱藏於那張美麗端秀的臉龐之下,而流露在眾多男警察面前的永遠卻都是堅強充滿活力的女警官姿態。

儘管與那些膀闊腰圓的男人站在一起,她顯得格外嬌小纖細,可令她覺得驕傲的是從那些男人眼中她可以看出對她的尊敬和敬佩。然而有誰能知道,在涼如水的夜色下,她也會有女人的柔弱情懷,一副讓男人看了都覺心疼的猶憐模樣。

幸虧還有他!他的懷抱正是她夜晚最溫柔的歸宿。

蘇虹知道當身邊的同事、上司包括以前學校要好的小姐妹聽到自己準備嫁給他時候那樣的表情是什麼,有惋惜、有驚訝,更有嫉妒和不屑的。

也許在這樣一個霓虹閃爍五彩繽紛的都市裡,一個平常的教書先生,既沒有顯赫的家世,又沒有豐厚富裕的財產和英俊非凡的樣貌,如果再加上樸實無華不乏誠實真摯的心,那他就注定生活在城市的最底層,將與奢侈、與高貴、與美麗無緣。

然而就是如此平凡的男人,卻得到了被稱作「瀏陽市警界之花」的芳心。這被別人當成是鮮花插到牛糞上,令千萬男人扼腕痛惜的事情,對於蘇虹而言正是她覺得最真實最正確的選擇。

已經決定做的事情女警官從不後悔或者後退,更不用說是感情。這是蘇虹的性格,也是她的宿命。她不指望旁人會如何正確善意地理解她的心思,她只需自己清楚明白能夠擁有這樣一份淳樸簡單的愛情是多麼難得。

就像今晚的這個時候,蘇虹幾乎可以猜到那個斯文的男人一定開著燈守在家中,正一邊批著學生的作業,一邊又在期待著她的回去。而他到時一定還會衝上一杯熱熱的牛奶,為她驅散連日來的疲憊和隱藏心靈的脆弱。

這就是她想要的感情,沒有阿諛,沒有垂涎,也沒有被人景仰的女強人,一切都那麼自然簡單。這也就是她想要的家,能夠讓她做回普通女人的一個家。

蘇虹不無柔情地想著,想著,忽又不自覺地對著電梯一邊的鏡子打量起自己來。

在頂上略顯暗淡的白射燈光照映下,她的瓜子臉龐帶上了一絲絲的倦意。而這一點點的倦意卻化作了一團慵懶的姿態,悄悄透過女人光潔的秀額,依附在她彎彎兩道滿是山水靈秀之氣的細眉之間,加上那猶如黑珍珠般剔透晶瑩,神采閃閃的一雙妙目,不經意地就透出幾分嫵媚與妖嬈。

鏡中的女人下意識地抿了抿兩片薄薄的紅唇,滋潤了一下微微有些乾裂的口紅。

平時穿慣警服少有打扮的她,趁著今晚行動後的回家,自然想給男人一個驚喜,讓他看看她的女兒家另一番的麗質本色,當然首先要掩飾住長時間工作後的勞累樣貌。

接著她又整了整鵝黃色短袖襯衣,內裡白色吊帶連衣裙包裹下的嬌胸驕傲地凸現著一個高挺輪廓。蘇虹看著自己天鵝般線條柔美的頸項下,裸露在外的那一大片雪白胸肌,想像著他看到自己時會有的表情,是否也和這十幾個白天在大樓碰見的那些男人那樣,只顧貪婪地注視胸口那一道深深無法遮蓋的乳溝而忘乎所以呢?

不過同樣的注視,也只有他,她才不會產生厭惡的感覺。相反讓正在想像的蘇虹情慾卻蔓延了出來,她忽然很迫切地想要他的愛撫,包括他那雙碌山之手攀上自己飽滿高聳的豐胸。

今夜正是她每個月最需要的時刻,她需要他。

*** *** ***

「喀??……」

蘇虹正想得出神,忽然聽頭頂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響,好像是電梯的鉸鏈被硬生生扯動起來。女警官就覺得身子往上一飄,雙腳似乎已經失去了站地的力氣般著不上勁,只能眼睜睜看著樓層顯示屏上的數字失常地飛快遞去。

「69,68,67,66,65,64,63……」

瞬間發生的意外讓女警官一時間沒回過神來,但當電梯因下落速度太快而與四壁發生摩擦所發出的「嘶嘶」尖嘯聲衝入她耳膜時,她馬上意識到情況的危急性,一方面使勁按動電梯的緊急求救按鈕,一方面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銳利明亮的大眼睛不停地察看電梯頂上四周,不放過哪怕是最後一秒獲得轉機的機會。

「……40,39,38……」

顯示的數字繼續無情地發瘋般向下遞減著,蘇虹白皙的額頭微微有些細汗,腦海中愛人的面容開始不斷地閃現,次數越來越多。也許這是人在遭遇絕望的處境下自然的反映吧。

「34」

「咯?」又是一聲響,電梯突然停住了。

在如同幾個世紀長的十幾秒過去後,女警官繃緊的神經方才慢慢放鬆下來,只覺得心還在怦怦亂跳,被緊身的吊帶裙包裹得玲瓏有致的酥胸兀自還急促地起伏不休,引得就連黯淡的光線都不住往那一道幽深的深壑裡鑽,去撫摸女人充滿誘惑的隱藏地帶。

正當蘇虹驚魂方始初定的這一刻,

電梯門突然開了。

女警官先是一怔,但立刻就警惕地看出去。外面什麼都沒有,黑漆漆一片。樓道的長廊顯得格外安靜,連燈光都悄悄地休眠在沉沉的夜中,只有斗大的「34D」幾個鍍金字樣通過電梯裡的光線顯現在正對面的牆上。

異樣地安靜使蘇虹心裡有些不安。她拿起手槍,剛想走出電梯,到四周看個究竟,眼前突然一黑,手腕一麻,槍被打落在長廊上。而電梯裡多了一個人。

這時電梯門瞬間又關了起來,接著腳下一陣震動,電梯緩緩向上升去。

來人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態,穩穩地站在女警官兩步之遙,黑衣黑褲黑面罩,一身勁裝打扮。藏在黑色面罩下的一雙熾熱眼神貪婪地停留在她前胸的深溝處,死死不放。

這使得從未被別人如此輕薄過的蘇虹非常的生氣,恨不得立刻挖掉來人的眼睛,但她從來人如同獵豹那樣充滿活力的身形看出,對方絕對是個高手,一定要用心對待,因此她沉著地沒有作出反擊,只用美目緊盯著眼前男人的每個細節動作。

「不知道我的猜測是否正確,你的胸圍是否是34D呢?如果不是那可枉費了我在34樓這裡等你這麼久。」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