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夫婦交配觀賞



我叫阿靜,今年三十六歲;我太太叫阿敏,今年三十歲我們都非常愛好旅遊,每年都外出度假,今年地點是選一個有情趣的小城市--江蘇常熟的虞山鎮。



其實我們夫婦已經結婚多年,都是很本分、保守的北京城市白領,規規矩矩的,並且已經有了一個兒子,才七歲。



這次我們一行三人到常熟的時候已經是七月底了,天氣非常熱,我想找一家住宿條件比較好的賓館,但太太不同意。阿敏想住有江南水鄉情調的老客棧,我們就在老城區到處轉悠,尋找理想的住所。走到河東街時發現一處依水而建的小樓很合乎理想,可惜是住家,不是客棧。正當我們指指點點的時候,小樓裡走出一位中年女性,問有什麼事情要幫忙嗎?我們說了我們打算找一家老客棧住宿大約十天,但沒找到合適的地方。那位太太很熱情地邀請我們住在她們家,說我們每天交五十元包食宿就可以了。我們當然也欣然同意了那位太太帶我們進了小樓,裡面蠻乾淨、整潔的,全部是木結構的老房子,鞋子都脫在門口,大家都赤著腳,走起路來樓板有點吱吱呀呀的聲音,挺富有情調的,我太太阿敏很喜歡這裡。女主人自我介紹讓我們管她叫沈嫂,說她老公沈先生一會兒中午下班就回來,兩個女兒放暑假住到上海的娘娘家了,開學才會回常熟,所以樓上有兩間房間現在空著,供我們夫妻和孩子住。



我們上樓去看了看房間,原來樓上有三個房間,都沒有房門;正對樓梯的是兩間臥室,站在樓梯上可以看得到臥室裡的一切;裡面是一間書房,樓梯旁還有一間帶太陽能熱水器的洗澡間兼衛生間。



沈嫂皮膚黝黑,但看起來很漂亮,身材微微有點發福,她說她已經三十九歲了,沈先生比她小三歲,和我一樣大。因為天氣非常炎熱,我們把行李放到房間裡後提出想先洗個澡,沈嫂就說讓我們先用樓下洗澡間。沈嫂先安排我和阿敏住一間,兒子自己住一間。我太太阿敏拿好毛巾、浴液、洗髮水就下樓淋浴去了,我在樓上收拾東西。收拾好行李,我就下樓,剛邁下兩階樓梯就發現沈嫂正扒著門縫看我太太阿敏洗澡呢。沈嫂見我看到了,有點不好意思,紅著臉說她很羨慕阿敏的身材,皮膚又這麼白,因為大家都是女性,所以忍不住想看看,而且還看到她那柔軟的大屁股上紋著一小塊很好看的花紋,特別想仔細欣賞一下,請我們原諒。



我說我們不介意的,反正她們都是女性,看見也無所謂;阿敏出來後,也說沒有關係的。接著我和兒子先後去淋浴。阿敏和沈嫂就在樓下的客廳裡聊天,還參觀了樓下的幾間房間,包括沈家夫婦的大臥室。不一會兒,沈先生也回家了,沈先生看起來很瘦弱、白淨,大約只有一米七零高,將近比我矮一頭。沈家夫婦不像我們夫妻都是細高挑身材。我們彼此寒暄了幾句就一起吃中午飯了。我們看的出沈嫂是這裡的一家之主,所有的事都是由沈嫂說了算數。午後沈先生又去上班了,我們一家子也出去遊玩了!



晚上回到沈家時,沈家夫婦已經準備好了晚飯,晚飯不算豐富、但非常可口。大家高高興興、說說笑笑地吃了飯,飯後再聊了一會兒,沈嫂說我們旅途勞累,就早點上樓洗澡休息去吧,她們晚上是不上樓的,請我們隨意。我們上樓後都洗了澡,不到九點就進了各自的房間,兒子因為玩得太累了,躺倒就睡著了。我們發現樓下已經關燈了,我們也就只開了一盞檯燈,脫掉衣褲上了床,我和阿敏結婚後我們一直保持著赤身裸體睡覺的習慣,外出也從不例外。



因為旅途比較累,所以阿敏先給我全身按摩,阿敏喜歡玩我的小雞雞,而且隨時都會抓在手裡玩弄,睡覺時也不例外、照樣拎著一根小雞雞扯來扯去。突然,阿敏耳尖,輕輕貼著我的耳邊告訴我,有人上樓。我一聽果然有躡手躡腳慢慢上樓的聲響,瞟眼一看,樓梯拐角處隱約有人影在動。我輕輕地笑著對阿敏說︰「沈嫂大概又要來欣賞老婆的好身材和屁股上的花啦!」阿敏問我要不要點破,我說反正陌生人看看也沒什麼損失,何必要搞的人家很沒面子呢,她看她的,我們該幹什麼就幹什麼,還挺刺激的。沒想到我們還蠻一致地喜歡暴露的呢。



阿敏繼續套弄我的雞雞,還找出一根小繩子綁在雞雞上望上一拎一拎的玩兒,過了一會兒還找出隨行李帶來的體溫表插在我的雞雞孔裡測體溫,弄得我雞雞硬挺著,忍不住就想交配。我一把抱過阿敏的大白屁屁,把阿敏的小穴貼在臉上,親吻起來。阿敏的陰部長得很優雅,陰毛黑黑的,上面延伸到小腹部,是一個標準的倒三角型;往下的大陰唇上的毛稍微稀疏一些,可以看見底下粉紅色的唇肉;再往下是吸引人的嫩穴了,整個潔白的下半身向著門暴露在檯燈的燈光下。我舔了舔她的小穴,已經是濕淋淋的了。阿敏趴在我身上,兩腿張開,露出兩腿間的陰毛和小穴,我躺在她的跨下,津津有味地吃著她的淫水,阿敏不一會兒也忍不住發起情來,嘴裡發出了哼哼聲。我就勢把阿敏放倒在床上,將雞雞插入小穴,插拔起來,雞雞插拔一會兒就再用嘴舔弄小穴,反反覆覆地許多次。……。



阿敏感到特別的刺激,躺著把腿張得大大的,給門外的人看。陰部流出的淫水濕了一大片,陰毛、屁股門外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突然外面樓梯上一聲響,聽到有人摔下樓梯,接著就聽到沈先生的一聲「唉悠」,同時也聽得沈嫂也接著跑下樓梯去扶老公。我們的做愛一下子被打斷了,我們開了大燈,慌忙間未穿衣服就跑下了樓梯,樓下也開了燈,一見面大家更是面紅耳赤,原來大家都是一絲不掛地站在那裡。



沈家夫婦不好意思地告訴我們剛才窺探我們做愛的過程,結果不小心摔倒了,打攪了我們實在抱歉。我們趕緊說沒關係,而且說假如她們不介意可以隨時到房間裡來觀摩,我們不在乎的。沈嫂說時間不早了,還是明天吧。我們也就各自回房休息。我們兩個覺得蠻有意思的,不過再要交配是提不起興趣了。就此睡覺,一夜好眠!



因為現在大家心知肚明,所以第二天早晨,沈嫂直接上樓來叫醒了我們,當著沈嫂的面我們穿好了衣服,沈嫂好像蠻有興趣觀賞我們的裸體的,她自己也不像昨天那樣說話拘謹了。沈嫂還告訴我們以後不用交住宿費了,大家也算是朋友了。五個人一起吃了早點,當著孩子的面也不好說什麼。白天沈家夫婦照常上班,我們照常遊玩不表。晚上大家又聚到了一起。因為彼此熟了,也就談得更流暢了。晚上早早地安排孩子上樓洗澡睡覺,四個大人就在樓下可以暢所欲言了。沈嫂說她們倆昨晚也做愛了,完事兒後就忍不住想看看我們會做些什麼,於是偷偷上樓來看,正好看個正著。他們一直想知道別的夫妻如何做愛,但總也沒有機會,真巧遇到我們要找住宿,又是帶孩子的夫妻、長相也好--比較安全可靠,還些許有機會看看我們的夫妻房事,有可能一舉兩得,所以就讓我晚上大家又聚到了一起。因為彼此熟了,也就談得更流暢了。晚上早早地安排孩子上樓洗澡睡覺,四個大人就在樓下可以暢所欲言了。沈嫂說她們倆昨晚也做愛了,完事兒後就忍不住想看看我們會做些什麼,於是偷偷上樓來看,正好看個正著



他們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問我們是否見過別人做愛,我們正好有兩次這種經歷,就講給他們聽了︰幾年前,我與老婆阿敏住平房,當時還沒有孩子。三間房的小院裡住了兩家,另外兩間裡住著一對夫妻和他們的孩子。那是一個夏天的晚上,他們家的孩子和爸爸外出了。我們突然想找點刺激,成心把窗簾留很大一條縫,開著燈一起洗澡。果然一會兒發現女鄰居趴在簾縫上偷窺了,我們越洗越覺得刺激,乾脆上床做愛,為鄰居表演交配,大約幹了一個鐘頭,注意到女鄰居一直沒有離開,我們聽得到她急促的呼吸聲,而且她似乎也知道我們是故意為她表演的,所以完全沒有離開的意思!如果不是熟人,我們真想請她進來在近旁觀看,那樣一定感覺更好!所以雖然心照不宣,但總不便點破,後來住進了單元房,沒這樣的機會了,還真惋惜。我們其實不太在乎對方的臉蛋,但真的很在乎對方的體態,我們當時為之表演做愛的女鄰居當時也四十出頭的年齡,但非常性感,她也不經意間故意讓我們看過她更衣(也是晚上開著燈不拉上窗簾),當時感覺是對我們為她表演做愛的回報,但她老公又胖又醜,所以這也是我們不願意為她老公表演的原因,她老公在時我們的窗簾向來嚴嚴實實。我們夫妻只對直接近距裡做愛表演感興趣。



我們在北京豐台半壁店森林公園裡,在樹林中露天交配過兩次(去年的五一和十一長假),那裡幾乎看不到人影的,很僻靜,我們兩個在那裡露天交配本來是期望有人偷窺,結果無人路過,不過氣氛還不錯,挺有情趣的!



第二次是因為今年五月北京的非典疫情嚴重,我和太太常常驅車到郊野地區去休假,在人跡少至的地方休息休息,順便也可以領略一下野外交配的樂趣。野合的確很刺激,不過我們倒也沒有被別人看到過,至少我們自己沒有發現有人偷窺。我們倒也不在乎有人偷窺,反正幾年前也已經有過一次為女鄰居表演交配的經歷,所以說實在的,我們還真希望有人在旁邊觀賞呢!



有一天,我們去的是十三陵水庫東岸的蟒山山坡林地。我們把車停放好後,去了樹林深處,停車場上由於不是週末,所以只有5、6輛車。我和太太就帶著充氣墊子一直往裡走,忽然聽到遠處有人的說話聲,就輕輕地走過去看個究竟。哇!真的沒想到運氣這麼好,我們竟然看到一幅香艷的景色,一對三十歲左右的俊俏男女正在一塊毛粘上做愛,這也是我們第一次看到別的夫婦做愛。可沒機會偷窺了,他們也同時發現了我們!真沒想到,那位女士到落落大方地先向我們打了個招呼,告訴我們如果有興趣,可以坐在他們旁邊觀賞他們交配。沒想到他們這麼熱情,居然光溜溜地把東西收拾整齊了,專門為我們起勁地再做愛一次,而且動作太美妙了,真想不到他們的花樣如此之多,我們真的自愧不如。



他們做愛好了以後,笑盈盈地赤裸著和我們相對而坐,還故意叉開腿讓我們看得更清楚一些。基本上都是那位女士在說話,她說他們是夫妻,常常喜歡到外面來做愛,這樣比較有情趣,不過還是第一次在做愛時被別人觀賞,蠻有意思的。還問我們可不可以也為她們表演一下。我們有些不好意思,不過盛情難卻,還是答應了,畢竟面對面地為素不相識的一對夫婦表演交配還是第一次呀!可惜我們的那次表演的確不如她們,總是動作比較生硬,不能充分發揮。臨走的時候,我們和對方夫婦還赤裸著異性擁抱了一下,沒有留下聯繫方式,然後各自離去



那對夫婦長的很漂亮、很白淨,看起來也比較富有,她們開的是一輛奧迪A6的轎車,比我們強多了,估計她們兩位中,女士地位比較高,一切都是由她做主,女士的屁股的形狀非常之美、白白嫩嫩的,但乳房不如我太太阿敏的大,屬於微微隆起的那種。那位男士是位奶油小生,但小雞雞很小,大概不屬於利器。不過她們的做愛花樣很多,玉人漂亮,自然看著也爽心悅目了!沈嫂聽了我們講的有趣經歷,特別羨慕。當場請我們為他們夫妻表演一下交配,我們爽快地答應說先上樓洗一下澡,他們怕影響孩子,說還是在下面洗吧,她們也要洗的。於是依次沈先生、沈嫂、我、阿敏都在下面洗了澡,因為知道要做什麼事情,所以浴室的門也就不關了,互相都可以觀賞到對方的裸體,洗完後也就不穿衣服了,赤條條地坐在一起有說有笑。沈嫂說房間裡地方小就在客廳裡表演更好,我們也表示贊同,沈先生先起來檢查了門窗的窗簾,把空調溫度調低,免得出汗太多。移走了客廳中的茶幾,地上鋪上毯子,又噴了一些香噴噴的空氣清新劑,感覺還很隆重的。為了看得清楚一些,特地換了一盞很亮的燈。沈嫂長得很甜美,也很豐滿,但皮膚比較黑,乳房不太大,奶頭比較黑,從叉開的腿裡望去,小穴黑區區的,陰毛不太重、稀稀的。沈先生瘦瘦弱弱,看起來有點弱不禁風,小雞雞很粗,不過不長。沈嫂說今天算是為我們接風,所以他們先來表演。沈先生人先坐在沙發上,沈嫂跪在地下,雞雞含在嘴裡面,咬得好像很起勁的樣子。沈先生用手把她的屁股掀起來,扳開中間的縫讓我們觀賞一溜三個小孔,盛情難卻,我們都湊近了看,我的臉都幾乎帖上沈嫂的小穴,已經可以嗅到小穴散發出的幽香。乳房一晃一晃的,他就摸她的乳房,兩隻手一邊抓住她的一隻乳房摸,沈嫂發出了呻吟聲。摸了一會,又把她放到地毯上,讓她趴在地上,他從後面掀開她的腿,肥嫩的屁股就亮在眼前,屁股下面看得見一些稀稀的陰毛。只見他把雞雞從她口裡抽出來,一隻手摸她的乳房,一隻手摸她的屁股,把她的屁股揉出了各種柔軟的形狀;然後又把手從她屁股後面伸到陰毛處,分開她的大腿,把屁股翹起來,讓她的肉洞露出來,就把一根手指伸到她充滿淫水的肉洞裡,發出美妙的聲音。沈嫂還很淫蕩地在呻吟著,一隻手也抓住他的雞巴套弄起來。他又把她翻了個身,讓她仰臥過來,一隻手仍插在她肉洞裡面,一隻手摸她的乳房。突然沈嫂翻身起來,一腳將沈先生當胸踏翻,騎在了老公的臉上,用小穴堵住了沈先生的嘴,狠狠地顛著屁股,我們嚇了一跳,真沒想到沈嫂居然當著我們的面就往老公的嘴裡撒了一泡尿,沈先生一滴不剩地喝了下去,太刺激了!緊接著雞雞即刻接下來怒漲起來,沈嫂一下子將小穴套了上去,顛著屁股插拔不停,不過沒幾下,沈先生大叫一聲就射了,沈嫂又身體前移,將小穴對準老公的嘴,讓精液和淫水流入沈先生的嘴裡,然後坐在上面休息,沈先生則用舌頭清理小穴,舔的乾乾淨淨。真的沒想到他們的做愛如此精彩,如此有特色!我們由衷地讚歎,沈嫂不好意思地說其實他們平時就是這樣交配,否則沈先生的雞雞翹不起來。



接下來由我和阿敏表演,我們還是以我們平常一貫的柔柔的交配過程為主,以69式口交開始,有趣的是身邊多了兩個近距離的觀眾--沈家夫婦。沈先生觀賞的重點自然是阿敏的小穴和一對大奶子,對阿敏的粉紅色的小穴和奶頭讚賞不已,對那麼亮的燈光還嫌不夠,還用手電筒照著近距離欣賞,不過他的手並不像沈嫂一樣不規矩,沈嫂居然未徵得阿敏的同意就將我的雞雞從阿敏的嘴裡拔出來用手揉捏,還湊上來咬了一口,咬得我差點疼得暈過去--她大概以為我的雞雞和她老公的雞雞一樣可以隨便狠咬呢?沈嫂像個調皮的孩子,一刻不停地動手動腳,手很重,一會兒掐我的雞雞、一會兒狠扯我的蛋蛋,還喜歡用指甲掐人,阿敏的奶頭也被掐紅了,大概沈嫂有虐待狂的傾向。一會兒我們的春情也發作了,我將雞雞對準阿敏的小穴一插到底,狂抽起來,大約抽送了一刻鐘,我也瀉了。我和太太都四腳朝天地攤倒在地上不動了。沈太太又發命令了,命令沈先生去舔乾淨阿敏的小穴,阿敏連忙拒絕都來不及,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別的男人舔穴,不過事後阿敏告訴我當時很舒服,客隨主便吧!我的雞雞是沈嫂清理的,她把殘留物都吃得乾乾淨淨,臨了又咬我的雞雞,這時雞雞是軟的,儘管咬得更狠,但畢竟不像剛才那樣疼了!



休息了一會兒,我們又去洗了個澡,這次更親近了,沈嫂一個人忙得不亦樂乎,為三個人洗澡,三個人的全身都被沈嫂摸遍了,好像沈嫂對男人、女人的身體都感興趣,連阿敏的小穴都用指頭摳進去洗,我的屁眼也被沈嫂摳了好幾次,我的雞雞又被她咬了好幾口,都有點紅腫了!阿敏心痛不已,揉了好半天。



之後的幾天,我們每天都有活動,但畢竟沒有什麼新異了!



一星期很快過去了,我們提出要走了。沈嫂顯得很戀戀不捨,還流了眼淚。她說她把這件事講給了她妹妹聽,她妹妹也很想看,不知道我們肯不肯為她妹妹做一次表演,我們雖然不太願意但還是答應了。一路上叮囑我們別說她們夫婦也為我們表演了。



我們一行到了虞山腳下的一個獨家小院,原來這裡是她妹妹家,妹夫外出做生意不在家。我們進去後,沈妹妹顯得很羞澀,老紅著臉,都由沈嫂來張羅。沈妹妹還很年輕,大約二十七、八歲。



一會兒我們的春情也發作了,我將雞雞對準阿敏的小穴一插到底,狂抽起來,大約抽送了一刻鐘,我也瀉了。我和太太都四腳朝天地攤倒在地上不動了。沈太太又發命令了,命令沈先生去舔乾淨阿敏的小穴,阿敏連忙拒絕都來不及,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別的男人舔穴,不過事後阿敏告訴我當時很舒服,客隨主便吧!我的雞雞是沈嫂清理的,她把殘留物都吃得乾乾淨淨,臨了又咬我的雞雞,這時雞雞是軟的,儘管咬得更狠,但畢竟不像剛才那樣疼了!不過她倒是給了我們三百元錢,說是我們的演出費--大概也是沈嫂開的價!就收下吧!這畢竟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為別人表演交配還收了出場費。沈嫂回來後我們就離開了這裡,對這裡實在沒什麼好印象!



當天晚上我們又在一起交配了一次,互相觀摩,互相撫摸擁抱,沈先生對阿敏柔軟的大屁股特別喜歡、讚賞不已,不停地揉來揉去,欣賞阿敏屁股上紋的優美花紋。這次我的雞雞被沈嫂徹底咬腫了,一個禮拜不能交配;阿敏的大小陰唇也被沈嫂咬腫紫了,疼的嗷嗷叫!沈嫂對男人、女人身上的這些個好玩意兒都感興趣,都由衷地愛咬一口!不過這次我反擊了,我也咬了沈嫂的陰唇、奶頭,咬得她直叫娘!



沈嫂還提出來我們兩對夫婦交換著玩,不過我們不願意玩交換夫妻的遊戲,所以都沒有和對方夫妻交配。只是允許對方任意玩弄、親吻。沈嫂的小穴有種特殊的味道,味道好極了--一種特殊的肉香!沈嫂故伎重演,向我嘴裡尿尿,不過我可不打算喝,結果澆了我一臉。沈嫂又為我們大家洗了澡,我的雞雞被沈嫂洗了二十分鐘,還在她手裡射了精,我一天射了三次(一次射進了阿敏的小穴,一次射在沈嫂嘴裡,最後又射在她手裡),腿都軟了,癱在了浴室裡,於是雞雞就被沈嫂咬腫了。



第二天,我們離開了這裡,沈先生和沈嫂一直把我們送上車,車開時,沈嫂又哭了!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