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禽獸神功(01~09 全)



 第一章



  正值隆冬時節,洞庭湖邊已是山消水瘦草木凋零,刮了一晚的溯風,第二天

清晨便紛紛揚揚卷起一場漫天大雪來路上飛鳥絕跡,人蹤皆無。性吧首發



  湖邊大路旁有一座酒樓,酒店小二此時正立在門口,望著大雪喃喃自語道:

「看來今天不會再有什麼客人了。」就在這時忽聽得東邊傳來踏雪之聲。



? ? 小二擡頭望去,卻見有一條大漢頭戴斗笠。身穿蓑衣迎著風雪大步獨行,顯

得甚是慷慨豪邁。這大漢身材魁梧,臉上鬍鬚濃密,已有多日未剃,像鋼針般根

根聳立著眉宇間卻有一股滄桑抑鬱之氣……



  這大漢來到酒樓旁,擡頭看到酒樓的招牌「臨風快意樓」,不由贊道:「好

名字!」說罷邁步走進了酒樓。



? ? 小二殷勤的走上去,為客人除去身上的斗笠和蓑衣,拍去了身上的積雪,那

大漢在近窗的一張桌子旁坐了下來,轉頭對小二說道:「切二斤熟牛肉,酒不拘

多少儘管篩來。」店小二應了一聲連忙去廚房準備。



  過得片刻,突然從酒樓門外又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先前這大漢轉頭向門

外看去,只見有六個氣宇軒昂的大漢陸續走了進來。酒店的老闆一見這六人,連

忙滿臉堆笑親自迎了上去。為首的紅面大漢說道:「原來時侯三呀,你去忙活,

我們自便,有夥計招呼就行了。」



? ? 這六人原來便是名震兩湖兩廣的鐵衣幫中的鐵衣七星,湖廣一帶,江湖中無

人不識。這酒店老闆雖非江湖中人,但他交遊廣闊,因此也識得這幾人。



  這鐵衣七星成名時間並不長,據說五年前七個武林豪傑意氣相投,結為兄弟,

並成立了鐵衣幫,而四年前號稱江湖三大幫之一的長江幫與鐵衣幫因利益衝突引

起爭端。



? ? 鐵衣幫其時剛剛成立不久,人力物力都遠不如長江幫。武林中人皆以為鐵衣

幫難逃滅幫之運。不料鐵衣七星率十七名幫中好手,連挑長江幫五堂十三寨。在

一日一夜之間竟然使得偌大一個幫派風流雲散!



? ? 但那一戰鐵衣幫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隨從的一十七名好手無一生還,七星

之中武藝最強的老三宋無柳也落入滔滔長江水中,直到現在仍是毫無音訊。看來

也是有死無生。



? ? 七星滅長江一役宋無柳居功至偉。宋無柳與老大施方青老二木公演都是同門

學藝的師兄弟。宋無柳雖是年齡最小入門最遲,但他的練武資質卻遠遠高出二人,

悟性也是奇高。他不但精通師門的武功,還自創了「峰迴路轉」拳和「沖霄驚神

斬」。



? ? 長江幫五堂堂主中有三人喪生於威力無比的「沖霄驚神斬」之下。後來宋無

柳在長江幫總舵的大船中獨鬥長江幫幫主「翻雲覆雨」朱應和長江幫中的「騎虎

難下」四大高手。最後宋無柳以金剛伏魔拳擊斃王小難?李下,以「峰迴路轉」

拳把四大高手中的老大李鐵騎,老二王虎打得吐血而亡。以「沖霄驚神斬」重創

朱應。不料朱應趁著宋無柳大喜之下疏與防備,抱住他一齊落進滾滾江水之中。



  這一役使得整個武林為之震驚,鐵衣幫聲名大振勢力也迅速擴大。鐵衣七星

也因勢力大張各自鎮守一方,平時極少有機會見面。這次六人居然全到這個小酒

樓來著實令人訝異。老闆看著這六個人上了樓喃喃自語道「遮莫江湖中又要出什

麼驚天動地的大事麼?」



  這六人分成三張桌子坐了下來,在先前這大漢周圍隱隱形成包圍之勢。那大

漢用目光傲然掃視了這六人一下,轉頭遙望著窗外遠處的湖光雪色,更不再向這

幾人瞧上一眼。這六人不時的望著門口,像是在等什麼人。



  那大漢眼睛看著遠處的景色,思緒卻已飛到一個月前:那天是臘月初八,我

因受了點風寒,天剛黑就在房裡休息。睡了大約半個時辰,忽聽得寒風中隱隱傳

來女人的哭喊聲。



? ? 我匆匆披起衣服來到屋外。那哭喊聲越來越淒厲,聽那傳來的方向居然是幫

主夫人李凝的房間



? ? 我不由大吃一驚,快步來到李凝的房前,借著窗戶的縫隙向裡一看:卻見李

凝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淡淡的月光照在她那雪白晶瑩的肌膚上,泛出一層柔和

的光暈。一隻光光的大腿半掛在床沿,顯然已被剝光,但是一件衣服淩亂的蓋在

身上,但也只是擋住了兩腿之間的妙處。兩隻如凝霜般雪兒似白的奶子,半遮半

掩,焉紅的乳頭在整個白嫩的肌膚的對比下更顯得嬌豔動人。白得更白,粉的更

粉。讓人有一種立即想上前拼命玩弄,卻又怕把那的乳房弄壞的矛盾衝動!



  李凝少年時曾經被稱為武林四美之一。當年我也是她的追求者。雖然現在她

已年近三旬,但腮凝新荔,鼻膩鵝脂。卻依然風姿不減當年,且平添了一份少婦

嬌媚成熟的風韻。更讓人內心爆發一種想埋首其間的欲望!此時一見之下我不由

面紅心跳,轉頭想走。



  但是一瞥之間整個人驚呆了!因為李凝不但是裸體,而且是手腳都是被綁著

的!整個人呈現大字形綁在床上!



  有人想強暴李凝!



  就在這時,一個身形肥胖蒙著臉的黑衣男子從東面走過來。拿著一根黃瓜,

然後從懷裡掏出一些不知名的粉末悄悄的在上面塗抹著。



  他淫笑著對李凝說道:「哈哈,別的東西沒找到,倒是找到一根黃瓜,我請

你吃黃瓜!」性吧首發



  李凝說道:「不,我剛剛吃過晚飯呀!~」



  那黑衣人吃吃笑道:「我是請你下麵吃黃瓜!」



  說著晃了晃手裡的一根大黃瓜。



  李凝大吃一驚:「不要!我不要!」



  那黑衣人嘿嘿一笑,說道:「這可由不得你~」說著走上前,一把粗暴的把

她身上勉強遮掩的衣物拿開!那雪白誘人的大腿在燈光下更顯得耀眼。而大腿間

神秘的草地也一覽無餘!



  我只覺得整個全身的血,全部湧到腦袋,整個人都暈暈乎乎。



  那黑衣蒙面人半蹲下來,輕輕撫摸李凝兩腿間的玉蚌,然後把陰毛全部扒開,

甚至一邊的陰唇也被掀起,女人最隱私的粉紅色溪穀立即暴露在空氣中!然後那

黑衣人用黃瓜輕輕摩擦著李凝微微隆起的陰部,看樣子是真要把黃瓜插入她的下

體。



  李凝哀求道:「這根黃瓜太粗太長,你……你實在想……插我……可不可以

換一根細一點的?」



  這根黃瓜確實很粗,最粗的地方有兒臂粗,長大概有一尺半。



  那黑衣人淫蕩的說道:「拿都拿來了,換著太麻煩!就用這根!」



  說著已經用手掰開陰唇,把黃瓜的一頭已放了進去大約半寸!



  李凝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說道:「不行呀!不行呀,你會把我下麵弄壞的!」

黃瓜慢慢伸進去三寸,而且越到後面越粗。李凝痛苦的蜷縮起來,她哀求道:

「我錯了!剛剛不應該反抗,你想玩我,就玩吧。你……你把你JB伸進來吧!」



  我更蒙了!我心中的女神,那個高傲的武林四美,居然求別人把陽具伸進自

己身體裡!眼前這一切肯定不是真的!這是幻覺!



  但是那黑衣人沒有理會她,反而手一抖,整個黃瓜向前一伸,黃瓜有一半插

入了進去!



  李凝呀的一聲驚叫,兩條雪白的大腿不停的抖動著。那黑衣人不停的抽動著

黃瓜。



  「呀……哦……呀……呀……」李凝嬌喘呻吟著。分不清是痛苦還是快樂。

或者兩者都有。



  抽插了好一會兒,整個黃瓜都亮晶晶的佈滿了李凝下體的清亮的香液。粘粘

的,滑滑的。順著黃瓜向下淌。整個屋子中都彌漫著輕淫而誘人的女體香氣。和

膣內特有的氣息。而那黑衣人抽動的越來越快。李凝苦悶的緊咬嘴唇,似享受又

似忍受。性吧首發



  那黑衣人一隻手抽插著,一隻手輕輕撫弄著她的乳頭。粉紅的乳頭又慢慢勃

起漲大!雪白的胸脯和脖頸都泛起潮紅!整個淡淡的乳暈都完全凸起!



  那黑衣人也看得兩眼發亮,低下頭,用舌尖把李凝陰阜下方粉嫩的雪蛤輕輕

一舔。李凝好像突然被電了一下,渾身一震。黑衣人用靈巧的舌頭輕輕撥開花瓣,

露出花瓣頂端隱藏的那滑嫩誘人的小珍珠,而那小珍珠也慢慢變大。李凝緊咬著

下唇,努力阻止自己呻吟出來!顯然那黃瓜上塗抹的粉末開始見效果。



  李凝新荔般的臉頰,飛起一陣陣紅暈。此時更顯得美豔不可方物!她的兩隻

腿不自主的擡起,輕微顫抖著,雪藕般嫩足弓起,細細玉趾緊緊的蜷在一起。



  黑衣人,用舌頭輕而快速的挑逗著李凝兩腿間的小珍珠,而每舔一次,李凝

全身就猛的抽搐一下。而每抽搐一下,胸前雪白的玉乳就幻起一陣誘人的乳浪。

黑衣人舌頭動作越來越快。李凝的反應也越來越強烈。雖然緊咬著唇,但瓊瑤玉

鼻中還是傳來嬌慵的呻吟!



  「啊——」忽然李凝發出一聲忘情驚叫!



  原來是那黑衣人,把整個一尺半的黃瓜全部插入李凝的下體。



  李凝全身都開始劇烈的抽搐!顯然一下子進入了高潮!



  隨即那黑衣人猛然把黃瓜全部又拔出來!



  既然軟滑,表面現象卻又帶著麻點凹凸的黃瓜在李凝膣內急速摩擦。那瞬間

的感覺,讓李凝一下陷入半昏迷狀態。隨著黃瓜的拔出,玉蚌內猛然噴出一股清

泉,淋了那黑衣人一臉!



  那黑衣人用舌頭舔了一下,淫笑著解開褲子,把黑乎乎的陽具掏出來,然後

龜頭在李凝胯間花蕊上,輕輕摩擦著,而李凝的表情看來並沒抗拒,反而是期待

著那黑乎乎的陽具深深的插入!



  我這才從震驚著醒過神來!



  我大怒之下踢開門闖了進去。那蒙面大漢見了我慌忙想跑,卻被李凝左手拽

住,急切之間脫身不得。那大漢情急之下拔出匕首順手插進李凝的小腹之中!李

凝發出一聲尖銳而淒厲的慘叫,痛楚的踡起身子,手捂著傷口。



? ? 黑衣人趁勢逃了出去。那人身形雖胖,但動作非常敏捷。我又驚又怒想去追

那個黑衣人,但見李凝傷勢頗重,只得舍了他,俯身細看李凝的傷口。只見那匕

首插在李凝臍下二寸左右,整個匕首直沒至柄,這正是丹田要穴,鮮血順著手指

汩汩流出來。小腹上鮮血殷然。我知道她沒救了。



  李凝用手緊緊的抓著我的衣襟,顫聲說道:「不要……離開……我……救

……救我。」她那美麗的大眼睛噙著淚光無助的看著我。我不由感到心頭一陣刺

痛,想要安慰她此時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只是呆呆的看著她。



  李凝渾身劇烈的抽搐了幾下,眼睛漸漸的失去了神采。



  她死了!



  突然從四周傳來一陣雜亂而急促的腳步聲,我心想李凝此時全身赤裸如何見

人?於是順手把被子扯過來蓋在她身上。「噹」的一聲門被踹開了。我轉過頭看

見陸續從門口沖進五六個人來。



? ? 借著朦朧的月光,看到為首的正是幫主黃升天。左邊的是應邀來我幫做客的

鐵劍幫幫主李小雷,兩湖幫幫主唐振中,右邊的是太極門掌門安九如和我幫的軍

師「萬無一失」李天心黃升天一進門就怒吼道:「好個劉岩,平時我待你如同手

足,信任你,提拔你。你卻奸殺我妻子。今天不殺你我誓不為人!」



? ? 我連忙分辯,把事情的經過解釋了一番。



? ? 李小雷冷笑一聲說道:「我們聽到叫聲就立刻趕來,根本沒看到什麼人逃走!」



? ? 唐振中暴喝道:「此處乃是正氣幫重地,四處戒備森嚴,外人根本進不來,

哼!做出這等卑劣之事,還想抵賴!」

安九如一言不發只是冷眼旁觀,臉上木無表情。



? ? 李天心攔住怒氣衝天的黃幫主說道:「且慢,我看劉副幫主不是這樣的人。

說不定真是一個誤會。」





? ? 此時有人點了火把進來,室內頓時為之一亮。



? ? 黃幫主指著我的衣襟怒道:「放屁!你看看他的樣子。」



? ? 我低頭一看,由於方才起得匆忙,身上衣衫不整,更要命的是剛才衣服下擺

被李凝拽的地方赫然留下一個血手印!而且剛才那麼刺激的場面,任憑一個正常

的男人看了都會下面有反應!下面頂得老高!



  我知道現在無論我怎麼解釋都沒人相信。這種情形不要說別人不信。就是我,

也不會信!只有等來日擒到真凶,我的冤情才能洗清,現在留在這裡只有死路一

條,於是我強行闖出總舵,逃了出來。



  到底誰是真凶呢?以那人敏捷的身手來看,本幫總舵之中除了幫主黃升天外

再無第二人,而他不可能是兇手,那麼嫌疑最大的就是三個客人唐振中?李小雷

和安九如三人了。



  李小雷三十二歲,為人機智細心。其父李天南曾經在一場比武中被自己打敗

過;唐振中四十六歲,素來直爽豪邁,在江湖中頗有俠名。但是他的師侄本是本

幫之中四大堂主之一,因違反幫規被自己廢了武功;安九如五十五歲,工於心計,

當年和自己比武被打了一掌,聽說在床上躺了半年方才痊癒。這三人都與自己直

接或間接有過結。皆有故意嫁禍的可能。



? ? 突然劉岩心頭一動:「這中間有個大破綻,兇手莫非就是……」



  驀然,數裡外傳來一聲高亢的長嘯,打斷了劉岩的思緒。這嘯聲如龍吟虎嘯

連綿不絕,雄渾霸道之極,雖然隔了數裡,猶自震得桌上碗筷微微跳動。且這發

嘯之人腳程極快,數息之間這嘯聲已到了酒店門口!嘯聲也隨之止住。



  只見一個年約五旬的胖大和尚左手托著一個棺材從門外走了進來。劉岩心頭

不由暗自欽佩:好渾厚的內力!好快的腳程!性吧首發



  那和尚托著棺材逕自向樓上走來。這和尚身體本已極重,而那棺材烏沈沈的

竟是紫檀木打造的,亦是沈重之極,樓梯被他踏的咯吱吱亂響,似欲破裂一般。

其他的客人見不是路,急匆匆結帳走了。



? ? 鐵衣七星此時見了這和尚卻口稱師叔連忙起身相迎。神情間十分恭敬。那和

尚微微點了點頭把棺材放在一邊,來到劉岩身前問道:「施主可是劉岩?」



? ? 劉岩仔細打量了他幾下,但見這和尚身材中等,面圓耳大,鼻直口方,二目

精光四射,神態威猛。個字雖不甚高,但往哪兒一站,卻猶如淵停嶽峙給人一種

強大的壓迫感。



? ? 劉岩腦中靈光一閃,連忙起身肅容道:「在下正是劉岩。」頓了一頓又道:

「觀前輩的氣度與相貌定然便是戒殺大師。」



  戒殺大師口稱不敢,在劉岩的對面坐了下來,然後大聲對樓下喊道:「小二,

拿只大碗過來。」那小二早就不知躲到哪裡去了。



? ? 戒殺大師見無人應答,有點焦燥,轉頭看到桌子上有一把空錫壺,於是伸手

拿了過來,在手中握得片刻,微一凝神,竟然如揉麵團般把這錫壺揉成一團!接

著又四處揉捏了幾下,捏出一隻錫碗來。



? ? 劉岩贊道:「大師『烙日融金』的內力果然厲害。」



? ? 戒殺大師笑道:「見笑了。」說完滿滿的倒了一碗酒又道:「十二年前,陝

西五鬼為禍江湖甚烈。但因其武藝高強兼且狡詐多端,武林中人多次圍剿均奈何

他們不得。足下其時剛剛十七歲,卻孤身一人深入其巢穴,先設計令五鬼自相殘

殺,後千里追蹤,激戰大漠,擊殺五鬼之首陸飛龍。若論足下當時武功並非五鬼

之敵,正因為此,灑家對你的機智膽識與俠義之心更是佩服之至。」說完端起碗

敬了劉岩一碗酒。放下碗後又滿滿的斟了一碗酒接著說道:「三年前,足下的好

友李烈火誤闖百草門禁地,失手被擒。足下千里之外聞之,兩日兩夜不眠不休趕

至百草門。但百草門獨孤門主因歷代幫規所拘,堅不肯放李烈火。足下慨然依其

門規替友服下五毒銷魂散。這五毒銷魂散傳說劇毒無比,服下後雖不立至人死,

但發作起來卻讓人生不如死,且連百草門也無藥可解。當時我在江南聞之慨歎世

間竟有如此奇男子,心中渴慕與你結交一番。只是一直為俗事所擾,無此機會。

但自那時起在我心中已把你當成我的朋友。」說完又敬了劉岩一碗酒。



? ? 兩人喝完後放下碗。



? ? 戒殺大師黯然歎息道:「可惜呀,可惜!人道英雄難過美人關,看來果然是

如此,但是你……」



? ? 話未說完,劉岩立即肅容而道:「大師誤會了。」說完把那天晚上發生的事

情原原本本講一遍。



  不料戒殺大師聽後勃然大怒道:「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做了什麼錯事都

應敢與擔當!難道李小雷?唐振中?安九如及貴幫黃幫主這幾個在江湖中有響當

當名頭的一方之雄一齊誣陷與你嗎!」



? ? 劉岩多日來本已因冤屈難伸抑鬱煩躁不已,聽後胸中更是悲憤難抑,不由縱

聲長笑,屋頂灰土被震得簌簌而下!劉岩接著起身說道:「想不到戒殺大師亦是

人云亦云,是非不分之人!你是來取我性命的罷,多說無益,我們手下見真章。」



? ? 戒殺大師大怒而起,一腳把桌子踢翻說道:「念你也是豪傑之士,特為你備

好上等的棺材。你就安心受死吧!」說完踏上半步,一招「韋陀獻杵」向劉岩的

胸口打去。



  戒殺大師于這路金剛破魔拳上已有三十年的造詣,再加上他練武既勤資質又

好,這路拳法可謂已達登峰造極之境。



? ? 劉岩見這拳來勢雖不迅疾,但自己身週一丈範圍內都籠罩在這拳力之下!心

中不由一凜,急忙舉掌相迎。



? ? 二人拳掌相交,戒殺大師身形微微一晃,劉岩卻連退了兩步。戒殺大師內力

渾厚,堪稱密宗第一高手,向以拳法著稱。劉岩人稱閃電劍,劍法甚是了得。臨

敵皆是使劍。



? ? 戒殺大師道:「我知你擅與劍法,拔劍吧,拳法你不是我的敵手!」



  劉岩傲然說道:「不見得。」說完一招「橫掃千軍」向戒殺大師中宮逼來。



這「橫掃千軍」原是當時軍中廣為流傳的行軍拳的招數。軍中的士兵人人都會。

尋常的莊稼漢多也會幾手。因此戒殺大師初見之下不由心存輕視,但立刻他知道

自己錯了!這本平平無奇的一招在劉岩手中使出來卻威力無窮,這一拳仿佛挾有

千軍萬馬之勢,令人氣為之窒,兼且穩重厚實,無懈可擊。這招「橫掃千軍」的

精妙之處被他體現的淋漓盡致。



  戒殺大師也熟知這路拳法,卻不料有如斯威力,不由脫口叫了聲好。忙以金

剛破魔拳敵住。兩人來來往往鬥了四五十個回合不分勝負。戒殺大師雖熟知這路

拳法,但劉岩使時之前全無徵兆,待得使出時已迫到戒殺大師近前,不容其事先

想出破解之道。戒殺大師的金剛破魔拳亦是精妙絕倫,渾然天成,每一拳每一腳

皆有開碑裂石之勢。劉岩想要勝他也是不易。



  又鬥了二三十招依然旗鼓相當,二人相互欽佩,都不由生了惺惺相惜之意。

兩人走得均是大開大闔的陽剛的拳路。每一次拳腳相交都是勁氣四溢。鐵衣七星

為勁氣所逼,讓到了四面牆角,兀自感到呼吸不暢!只有老五李泰北內力深厚,

依然站在原地絲毫未動。



? ? 鬥到分際,劉岩見戒殺大師出拳時左肋有一微小破綻,高手相爭這等機會稍

縱即逝,忙以左手敵住戒殺大師的拳招,右手一掌向他左肋打去!



? ? 豈料這正是戒殺大師故意露出的一個破綻。只見他一側身含胸收腹,劉岩右

掌離其左肋堪堪只差數寸,沒能打到。戒殺大師趁勢右手一拳向劉岩的胸口打來。

此時劉岩左手被戒殺大師封在門外,右手拳招使老,急切之間無法變招撤回。



? ? 戒殺大師眼見自己的右拳就要擊中劉岩,心中不由一喜,那知道劉岩右手突

的變掌為指,無名指與拇指相扣,向戒殺大師肋下的軟麻穴淩空彈出一縷尖銳的

指風!



  淩空點穴不僅要有極為深厚的內功,而且要精通指法才行,劉岩這一指倉促

之間發出本來難以湊效,但劉岩右手和戒殺大師的左脅平相距僅數寸,變掌為指

又縮短了許多,因此這淩空點穴雖無法封住戒殺大師的穴道,卻使他半邊身子一

麻,拳招不由一緩。



? ? 鐵衣七星中的老五李泰北見情勢危急,拔刀向劉岩的肩頭劈去。



? ? 劉岩冷笑一聲,向後一縱跳出圈外。



? ? 戒殺大師大怒,臉色一沈,夾手奪過李泰北的單刀折成兩截扔到地上,厲聲

對他說道:「我與人比鬥,向來公平。你們都出去,在前面集鎮等我!」



? ? 鐵衣七星遲疑了片刻,轉身都走了。戒殺大師向劉岩道:「我們再來打過。」



  二人又鬥了百十招,這酒樓本已不甚牢固,此時經過二人一場惡鬥咯吱吱亂

響,似欲倒塌一般。二人乾脆來到酒樓外空地上比鬥。



  久鬥之下,戒殺大師不但未見疲憊,反而精神見長。鬥到分際,驀然間戒殺

大師一聲大吼,劉岩腦袋震得微微發暈,一疏神間已被戒殺大師制住要穴。



? ? 劉岩被制之下神色自若,反而贊道:「好個獅吼神功!」



? ? 戒殺大師放開劉岩說道:「現下兩相扯平,再打我可不會手下容情,你要小

心了!」



  兩人再次交手,都是異常謹慎,各自嚴守門戶,一時之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堪堪又鬥了二百餘招,戒殺大師一拳不發,只是口中喃喃念著經文圍著劉岩疾走。

僧袍猶如吃滿了風的帆般鼓鼓的漲起來。臉上發著一層淡淡的金芒!劉岩心中一

凜,暗道:「難道這就是密宗三絕之首的『萬佛朝宗』?!!」



  「萬佛朝宗」乃密宗第二代掌教所創。之後傳了九代三千餘人,但真正練成

的卻只有五人。據說要練成此功不僅要有極好的練武天分,而且必須精通佛法,

具有大慈大悲濟世度人的胸懷。性吧首發



  只見戒殺大師越走越疾,驀然間臉色全赤低聲念了一聲「唵——」,劉岩感

到心臟猛的一跳,接著戒殺大師臉色一青念了一聲「喇——」劉岩感到肝部一痛!

劉岩心頭大震:「這是密宗六字真言『唵喇咪叭咪哄』!」



  萬佛朝宗雖是一招卻包含密宗武學至理,另闢蹊徑,以特定的頻波方式念出

六字真言,分別感應人的心?肝?脾?肺?腎?體。令念訣之人的五臟六腑及身

體的潛能被激發,功力暫時得以大幅提升,而聽者五臟六腑被其激蕩之下輕則受

損,重則喪命。心屬火其色為赤:肝屬木,其色為青;脾屬土,其色為黃;肺屬

金,其色為白;腎屬水,其色為黑;因此戒殺大師口念六言,臉色隨之不斷變化。

據說練到最高境界時反樸歸真,口念六言時,不會有任何異相。



  戒殺大師自幼出家,其師看出他面帶煞氣,知其殺性過重,故替其取名戒殺,

盼能以佛法化解。但戒殺大師依然性如烈火,嫉惡如仇。正因為他缺乏慈悲之心,

寬恕之懷,這萬佛朝宗只能練到第五重,無法再進一步。



  雪越下越大,戒殺大師也越走越疾。他的腳印圍繞劉岩在雪地上畫出一個圈

子。落在這個圈子周圍的雪在迅速的消融,片刻之間,方圓一丈範圍內的雪都消

融的乾乾淨淨,露出黑色的泥土!



? ? 劉岩面色凝重,突然一手指天,一手拇指食指中指相扣,放在心口。頭上緩

緩的冒著白氣,這股白氣越來越濃,卻是凝而不散,分成數股盤旋繚繞與頭頂之

上!



? ? 戒殺大師見了不由心頭一震:「想不到他年紀輕輕,內功居然練到三花聚頂

的地步!」



? ? 雪花在離劉岩身周半尺左右的地方立即被蒸發成水氣、漸漸的,在劉岩身周

形成了一層薄薄的白霧!



  戒殺大師轉了七七四十九圈後,突的大喝一聲,揚起兩隻手掌,本是淡金色

的手掌陡然之間金光大盛奪人雙目!劉岩只覺得周圍驀然升起千百個太陽,並且

一齊向自己迫來!四周十丈範圍內的積雪瞬間消融的無影無蹤!



? ? 只見劉岩全身縮成一團如陀螺般急速旋轉,雙掌之間出現兩柄銀光燦然的短

劍,向外迎去 .但見一片金光與銀光在空中相遇,發出金屬般的繁密急促的撞

擊聲,因其聲過於迅速,乍聽之下,卻似一次長長的撞擊聲。



  兩人身形隨之分開。戒殺大師連退了七八步,剛站穩,又退了三步,這才穩

住身形!劉岩旋轉更加迅捷,快的幾乎看不見人影,地上竟然被鑽了一個一尺多

深的洞!而劉岩借著旋轉之勢也消解了戒殺大師的大半掌力。他手中奪目的劍芒

漸漸消褪,這兩支劍原來只是劉岩的雙掌!



? ? 戒殺大師贊道:「好個掌劍!以掌作劍使出這招八方風雨威力一至於斯。果

然……」話未說完張嘴吐了一口血。



? ? 劉岩這時候已止住身形,面帶微笑一言不發。戒殺大師歎了口氣,轉身一路

咯著血向西而去。地上留下了一串刺目的血跡。



  漸漸的戒殺大師走遠了。劉岩看著戒殺大師背影漸漸消失,哇的一聲噴出一

口熱血,坐倒在地!劉岩知道自己的內傷比戒殺大師還要重。剛才只是硬撐著,

他看著灰濛濛的天空想道:「我還能走多遠?能不能逃得過下一波的追殺?前面

的落馬坡地勢險要,且是我必經之路,黃升天一定會在那裡伏下重兵,我重傷之

下能過得去嗎?」



  風雪越來越大,戒殺大師的血跡,酒店前面打鬥的痕跡轉眼之間被風雪掩蓋

了……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