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王語嫣掉到井下后



井中一片黑暗,相互間都瞧不見對方王語嫣微笑不語,滿心也是浸在歡樂之中。她自幼癡戀表兄,始終得不到回報,直到此刻,方始領會到兩情相悅的滋味。

  段譽結結巴巴的問道:“王姑娘,你剛才在上面說了句甚麽話?我可沒有聽見。”王語嫣微笑道:“我只道你是個至誠君子,卻原來也會使壞。你明明聽見了,又要我親口再說一遍。怪羞人的,我不說。”

  段譽急道:“我......我確沒聽見,若叫我聽見了,老天爺罰我......”他正想罰個重誓,嘴巴上突覺一陣溫暖,王語嫣的手掌已按在他嘴上,只聽她說道:“不聽見就不聽見,又有甚麽大不了的事,卻值得罰甚麽誓?”段譽大喜,自從識得她以來,她從未對自己有這麽好過,便道:“那麽你在上面究竟說的是什麽話?”王語嫣道:“我說......”突覺一陣腆,微笑道:“以后再說,日子長著呢,又何必急在一時?”

  “日子長著呢,又何必急在一時?”這句話鑽進段譽的耳中,當真如聆仙樂,只怕西方極樂世界中伽陵鳥一齊鳴叫,也沒這麽好聽,她意思顯然是說,她此后將和他長此相守。段譽乍聞好音,兀自不信,問道:“你說,以后咱們能時時在一起麽?”

  王語嫣伸臂摟著他的脖子,在他耳邊低聲說道:“段郎,只須你不嫌我,不惱我昔日對你冷漠無情,我願終身跟隨著你,再......再也不離開你了。”

  段譽一顆心幾乎要從口中跳將出來,問道:“那你表哥怎麽樣?你一直......一直喜歡慕容公子的。”王語嫣道:“他卻從來沒將我放在心上。我直至此刻方才知道,這世界上誰是真的愛我、憐我,是誰把我看得比他自己性命還重。”段譽顫聲道:“你是說我?”

  王語嫣垂淚說道:“對啦!我表哥一生之中,便是夢想要做大燕皇帝。本來呢,這也難怪,他慕容氏世世代代,做的便是這個夢。他祖宗幾十代做下來的夢,傳到他身上,怎又能盼望他醒覺?我表哥原不是壞人,只不過爲了想做大燕皇帝,別的甚麽事都擱在一旁了。”

  段譽聽她言語之中,大有爲慕容複開脫分辨之意,心中又焦急起來,道:“王姑娘,倘若你表哥一旦悔悟,忽然又對你好了,那你......你......怎麽樣?”

  王語嫣歎道:“段郎,我雖是個愚蠢女子,卻決不是喪德敗行之人,今日我和你定下三生之約,若再三心兩意,豈不有虧名節?又如何對得起你對我的深情厚意?”

  段譽心花怒放,抱著她身子一躍而起,“啊哈”一聲,拍的一聲響,重又落入汙泥之中,伸嘴過去,便要吻她櫻唇。王語嫣宛轉相就,四唇正欲相接,突然間頭頂呼呼風響,甚麽東西落將下來。

  兩人吃了一驚,忙向井欄2邊一靠,砰的一聲響,有人落入井中。

  段譽問道:“是誰?”那人哼了一聲,道:“是我!”正是鸠摩智。這時鸠摩智即將走火入魔。段譽爲保護王語嫣用六脈神劍對付鸠摩智,可是他的神劍關鍵時刻不靈,被鸠摩智打成重傷,動彈不得。

  “段郎。”王語嫣心切地關心段譽。“大師,你不能再傷段郎,你快走火入魔,祇有段郎的洗功大法能救你。”

  “姑娘,這小子傷成這樣還能用功?”鸠摩智淫視著王語嫣,只見她高挑苗條的優美線條,婷婷玉立如月宮仙姬。她們的雪肌玉膚真如冰雪般的雪白晶瑩、粉雕玉琢,羊脂溫玉般柔滑嬌嫩,鮮花一樣的甜美芳香。

  那雙黑葡萄似的美眸,象一潭晶瑩的泉水,清徹透明,楚楚動人。鵝蛋形的線條柔美的俏臉,配上鮮紅柔嫩的櫻紅芳唇,芳美嬌俏的瑤鼻,秀美嬌翹的下巴,顯得溫婉妩媚。象從天而降的瑤池仙子,傾國傾城的絕色芳容,真的有羞花閉月、沈魚落雁似的美豔絕色。

  “王姑娘,還有一種方法,就是讓我陰陽調和,那就要靠王姑娘救我了。”

  “鸠摩智,你不能欺負語嫣。”段譽有點著急,但他身受重傷,無法動彈。

  鸠摩智笑嘻嘻地回道:“王姑娘,你體內的處女元陰不正好可以彌補我嗎?”

  王語嫣聽了大吃一驚,她不由得驚惶地呵斥道:“你……你敢!”

  鸠摩智不慌不忙地按住她的香肩:“小美人兒,你也可以好好享受一下呢!”

  鸠摩智迫不及待地把王語嫣嬌軟盈盈、柔若無骨的嬌軀摟在懷里。王語嫣又急又怕,死命掙扎,可她哪里是鸠摩智的對手?一番掙扎過后,祇是把王語嫣一張嬌美如花的俏臉脹得通紅。一雙摟緊王語嫣嬌軟纖腰的手漸漸放肆起來,在王語嫣全身玉體上遊走……貌若天仙、美麗清純的絕色少女還是聖潔的處女之身,不由得嬌羞無限,一雙美麗的大眼睛也一樣不敢睜開,祇有任其在自己的玉體上淫戲輕薄。

  鸠摩智壓在王語嫣柔弱無骨的玉體上,只見王語嫣嬌靥暈紅、麗色無倫,鼻中聞到一陣陣冰清玉潔的處子特有的體香,不由得欲焰高燃。他一雙手在王語嫣的玉體上遊走,先輕撫著王語嫣的玉頰桃腮,只覺觸手的玉肌雪膚柔嫩滑膩……雙手漸漸下移,經過王語嫣挺直白皙的優美玉頸、渾圓玉潤的細削香肩,隔著一層薄薄的白衫握住了王語嫣那飽滿翹挺、嬌軟柔潤,剛好盈盈一握的處女椒乳。

  “唔……”王語嫣一聲火熱的嬌羞輕啼,清純秀麗、溫婉可人的王語嫣芳心嬌羞無限,情欲暗生。

  鸠摩智的一雙手握住王語嫣聖潔美麗的嬌挺椒乳一陣撫搓、揉捏……同時低下頭,吻住王語嫣鮮紅柔嫩的櫻唇。

  “唔……”王語嫣玉頰羞紅如火,嬌羞地輕啓玉齒,鸠摩智火熱地卷住了小龍女柔嫩香甜的嬌滑玉舌狂吮浪吸。

  鸠摩智看著懷里這有著傾國絕色、千嬌百媚的小佳人,那張秀美麗靥紅通通的,一副楚楚嬌羞、我見猶憐的可人嬌態,不由得令鸠摩智色心大動。他伸出一只手按住了嬌羞少女飽滿堅挺的美麗椒乳,只覺觸手的處女椒乳柔軟嬌滑、盈盈一握,輕輕一揉,就能感覺到那粒無比柔軟玉嫩還帶點青澀的處女蓓蕾。

  “嗯……”一聲輕輕的羞澀的嬌哼,王語嫣芳心一顫,彷佛一瞬時一根柔軟的羽毛從處女稚嫩敏感的芳心拂過,有一點癢,還有一點麻。

  王語嫣又羞又急,長這麽大還從末有過男人撫摸過自己,何況他撫摸的是一個冰清玉潔的清純處女最敏感的聖潔椒乳,雖然隔著一層柔軟的白衫。

  王語嫣掙扎不脫,祇好哀求,可他早已色心大動,如何肯放過這樣一個千嬌百媚、美貌絕色的清純處女?他就這樣耐心而溫柔地揉撫著王語嫣那美麗聖潔的渾身冰肌玉骨。嬌美清純的絕色少女給他揉得芳心連連輕顫,如被電擊,玉體嬌酥無力,酸軟欲墜,王語嫣嬌靥羞紅,俏臉生暈,她又羞又怕,不知道爲什麽自己的身體會這樣的酸、軟。

  冰清玉潔的處女芳心只覺他按在自己小巧堅挺的怒聳玉乳上的揉摸是這樣的令人愉悅、舒服嬌羞清純的絕色少女王語嫣芳心一片混亂,不知何時開始沈浸在這強烈而從末有過的肉體快感之中。

  純潔美麗的處女一雙晶瑩雪白、羊脂白玉般的纖纖玉手漸漸忘記了掙扎,那修長雪嫩如洋蔥般的的玉指變推爲抓,她緊緊抓住那在自己聖潔美麗的玉乳上輕薄、挑逗的大手,一動不動。

  鸠摩智高興地感到懷里這個美豔清純、千嬌百媚、冰清玉潔的溫婉處女漸漸放松了掙扎,處女那美麗聖潔的玉體緊張而僵直,于是他用手輕輕解開王語嫣的衣帶,淫邪的大手從少女裙角的縫隙中插進去……觸手的少女玉肌是那樣細滑柔軟、溫潤嬌嫩,他輕輕摩挲著王語嫣嬌軟纖滑的如織細腰,漸漸往下移去……撫過一層柔軟的內褲下那平滑、嬌軟的少女小腹,經過那嬌軟盈盈、誘人贲起的處女陰阜,他四根粗大的手指緊緊地按住了美貌少女王語嫣嬌軟火熱、神密誘人的處女“玉溝”。

  當他火熱粗大的手指直接按在王語嫣那緊張而敏感的滑嫩雪膚上時,王語嫣一顆冰清玉潔的處女芳心“砰砰”直跳,似要跳出喉腔一樣。他在王語嫣纖腰上的 “愛撫”已經令冰清玉潔的清純處女狂熱迷醉,當他的大手一路下撫,插進王語嫣的下身時,“唔……”一聲嬌柔、火熱的香喘,王語嫣忍不住嬌啼一聲,柔軟的玉體緊張得直打顫。當她意識到剛才自己櫻唇小口的那一聲嬌啼是那樣的春意蕩漾時,少女又不由得嬌靥羞紅,俏臉生暈,芳心嬌羞萬般。

  就在這時,那只插進王語嫣下體的邪手開始輕輕的,但又很老練的活動起來,“唔……唔……嗯……唔……唔……”王語嫣連連嬌喘輕哼,那強烈的刺激令少女又愉悅、又緊張,一雙雪白如玉的小手緊張地抓住那只在她聖潔的下身中“羞花戲蕊”的淫手,一動也不敢動,美貌絕色的少女一顆清純稚嫩的處女芳心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身在何處。

  “鸠摩智,你這個淫賊,快住手。”段譽大叫。

  “段譽,你就一旁看活春宮吧。”鸠摩智大喜。

  鸠摩智這個常偷香竊玉、采花折蕊的老手耐心而溫柔地、不緊不慢地挑逗著懷中這個含羞楚楚、千嬌百媚、清純可人的絕代佳人,他不但用那只插進王語嫣下身的手撫摸、揉搓,更把頭一低,張嘴含住王語嫣飽滿的怒聳玉乳,隔著柔薄的白衫找到那一粒嬌傲挺立的“花蕾”,伸出舌頭輕輕地舔、擦……

  王語嫣酥胸上那一團堅挺柔軟的“聖女峰”被他舔得濡濕不堪,給他這樣一輪輕薄挑逗,直把王語嫣“弄”得猶如身在云端,嬌軀輕飄飄的,秀美挺直的嬌俏瑤鼻連連輕哼細喘:“唔……唔……唔……你、唔……唔……嗯……唔……唔……唔……嗯……唔……啊……”那強烈的酸癢刺激直流遍全身每一處玉肌雪膚,直透進芳心,流過下身,透進下體深處。

  在這強烈的肉體刺激下,那下身深處的子宮“花芯”一陣痙攣,修長玉美的雙腿一陣緊張的僵直,一股溫熱粘稠的滑膩液體不由自主地從王語嫣那深遽的“花宮”內陣陣漫湧出來,直流出處女的陰道,濕濡了少女那溫軟嬌滑的神密下身。

  王語嫣不知道是什麽東西流出了下體,也不知道爲什麽會這樣,但反正那一定是很羞人的、很髒的,美豔絕色、清純可人的小佳人嬌羞得一張如花麗靥更豔紅了,芳心含羞脈脈,不知如何是好。

  鸠摩智只覺懷中這個千嬌百媚、玉潔冰清的絕色小美人兒的嬌喘越來越急促,不知什麽時候插在王語嫣下身的手所觸的少女內褲已火熱濕濡了一大團,舌尖所觸的處女那粒最嬌嫩敏感的“蕾尖”也好像大了一點、硬了一點,而他自己看到懷中這麗色嬌暈、楚楚含羞的絕色清純的少女那嬌羞暈紅的桃腮,那美麗多情的如星麗眸含羞輕合,一具處女柔若無骨、嬌軟雪滑的美麗玉體如小鳥依人般摟在懷里,鼻中吻到美麗清純的可人少女那如蘭似麝的口香以及處女特有的體香,也不由得欲焰高熾。

  他毫不猶豫地抱著這絕色嬌美、清純秀麗的小美人兒將她壓倒在地上,王語嫣美眸羞合、麗色嬌暈,花靥羞紅,芳心嬌羞萬般,祇有如小鳥依人般依偎在他懷中,由他像抱一只雪白溫馴的小羊羔一樣千柔百順地被他抱著。鸠摩智被這嬌花蓓蕾般的絕色靓女的高貴氣質壓得大氣不敢亂出。但他色心已起,他終于忍不住開始爲這個美若天仙的絕色麗人脫衣褪裙、寬衣解帶了。只見他的手輕輕解開少女王語嫣的上衣扣子……王語嫣嬌羞無奈地求道:“不,……別……別這樣!”

  可他哪管這些,只見他褪下少女的外衣,絕色美麗的少女露出了她那雪白嬌美的粉肩,一條雪白的胸兜下,高聳的玉乳酥胸起伏不定,玉嫩纖滑的柳腰……在一片令人眩目的雪白中,被一條純白色的胸抹遮掩住的嬌傲雙峰呈現在鸠摩智和段譽眼前。近似透明的胸抹下若隱若現的兩點嫣紅,王語嫣挺茁豐滿的一雙玉峰下,那一片令人暈眩耀眼的雪白玉肌,給人一種玉質般的柔和美感,令鸠摩智和段譽同時肉棒挺起。鸠摩智的手迫不及待地火熱地撫在那如絲如綢般的雪肌玉膚上,他愛不釋手地輕柔地撫摸遊走。他完全被那嬌嫩無比、柔滑萬般的稀世罕有的細膩質感陶醉了,沈浸在那柔妙不可方物的香肌雪膚所散發出來的淡淡的靓女體香之中。

  他的手用力地摟住王語嫣嬌軟的香肩,將她柔若無骨的嬌軀輕輕擡起,王語嫣在迷亂萬分、嬌羞萬般中,猶如一只誘人憐愛的無助的羊羔一般柔順地由他將她那嬌軟的胴體擡起,大眼睛緊緊地合著,羞紅著小臉,一動也不敢動。

  在王語嫣的央求聲中,他的手輕撫在那雪白嬌滑、纖細如柳的玉腰上……

  觸手的雪肌玉膚,晶瑩剔透,粉雕玉琢,柔滑嬌嫩,嬌美如絲帛,柔滑似綢。

  他的手就這樣輕輕撫摸著絕色少女嬌美如花瓣一樣的雪肌玉膚,淫想連連。美豔不可方物的絕色少女王語嫣又急又羞,芳心嬌羞萬般,她還是一個純情處女呢!

  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從末有過異性觸及,這流氓的手一觸到她嬌嫩的冰肌玉骨,立即全身不由自主地一陣顫粟,嬌美如花的絕色麗靥脹得通紅,芳心嬌羞無限……

  她不住地求道:“求……求你……,放過我們吧!……”。可是那鸠摩智哪管這些,王語嫣雙頰滾燙,鼻翼微搧,柔軟嬌嫩的朱唇略略張開,露出那一排整齊潔白的皓齒,顯得嬌媚無比。

  鸠摩智被那豔若桃紅的櫻桃小嘴撩撥得色從心生,不顧王語嫣的竭力反抗,一口吻了上去,粗糙的舌頭野蠻的伸進了王語嫣的小口。王語嫣只覺得眼前一暗,一張粗魯的大嘴已經貼到了自己唇邊,她把臉向兩邊拼命的擺動著試圖避開那張大嘴,但一只強壯的手臂一下子卡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讓她無法動彈。接著一條肥厚的流著唾液的舌頭示威似的在她的粉臉上舔了一口,然后強行鑽進了她的口內。

  鸠摩智的舌頭放肆的在王語嫣口中活動著,時而和她的小舌頭糾纏在一起,時而又沿著光潔的牙齒遊走,兩人的口緊貼在一起,王語嫣感到說不出的惡心和別悶。鸠摩智的雙手也沒有空著,他順著王語嫣那粉嫩的頸側滑到她光潔的雙肩上不住的揉捏著,王語嫣渾圓的肩頭不由打起了寒戰。鸠摩智的淫手還在往下挪動著,鸠摩智清楚的感覺到了手指下柔軟溫暖而彈性十足的高聳雙峰。他的手不住的遊動,漸漸地遊向少女王語嫣那高聳嬌挺的玉乳乳峰……

  王語嫣只感到他的手就像一條冰涼的毒蛇在自己玉嫩的肌膚上遊動,所過之處都留下了一陣陣冰涼、麻癢,全身嬌軀都湧起一陣輕顫,芳心更是嬌羞萬分。她怕極了,不知道他要干什麽,當他的手漸漸移向少女神聖而高貴的堅挺玉乳時,她更是羞憤交加。“好一雙誘人的尤物!”鸠摩智如同發現了新大陸一般,一雙祿山之爪緊緊的握在王語嫣的胸前,用力地松緊運動起來。他感到渾身舒服,暫時抵御了走火入魔,王語嫣的胸前一陣的酸軟發漲,不由得大聲地呻吟起來。一陣不間斷的長吻后,鸠摩智的嘴離開了溫柔的朱唇,在光潔的臉上和脖子上亂拱起來,雙眼不失時機的欣賞著秀美的女體。

  “求……求你……”在美貌少女嬌羞無奈的哀求聲中,他的手握住了那嬌挺而豐滿的玉乳……他不由得色心一蕩,他的手指逐漸收攏,輕輕地用兩根手指輕撫王語嫣那傲挺的玉峰峰頂,打著圈的輕撫揉壓,找到那一粒嬌小玲珑的挺突之巅--蓓蕾。他兩根手指輕輕地夾住王語嫣那嬌軟柔小的新鮮草莓,溫柔而有技巧地一陣揉搓、輕捏。王語嫣被那從敏感地帶的玉乳尖上傳來的異樣的感覺弄得渾身如被蟲噬。一想到就連自己平常一個人都不好意思久看,不敢輕觸的嬌小乳頭被這樣一個陌生而又惡心的男人肆意揉搓輕侮,芳心不覺又感到羞澀和令人羞愧萬分的莫名的刺激。

  王語嫣那翹挺高聳的處女椒乳在他的一雙手掌下急促起伏著……

  這樣親密的接觸令美貌絕色的清純處女王語嫣麗靥羞得通紅……

  他的手就這樣揉捏著王語嫣那一雙嬌挺而青澀的嫩乳玉峰……“段譽,你摸過你的王姑娘的玉女峰嗎?真是爽。”“禽獸,你快放開她。”段譽大急。“段公子,別沖動,小心你也走火入魔,要不我將王姑娘的一對傲人雪峰裸露給你看,讓你也降降火。”

  “不要.....”段譽和王語嫣同時求鸠摩智。

  王語嫣的胸兜令她半裸的身體看起來越發的清純美麗。鸠摩智反而感到這樣的女體才是最最性感的時刻,但是他還是毫不猶豫動手脫去這僅剩的衣物。他的手摸索著伸到了王語嫣的身后,輕而易舉地松開了胸兜的搭扣,王語嫣肩上那兩條細細的文胸肩帶隨后也滑落到了潔白的手臂上,于是她一雙雪白得如同粉雕玉琢的挺拔玉筍就在這一刻暴露在淫魔的目光當中。…………

  一雙雪白晶瑩、嬌嫩柔軟、怒聳飽滿的少女玉乳脫盈而出……鸠摩智和段譽同時不由自主地仔細的端詳著眼前秀美得不知如何形容的雪峰:這一雙少女的鮮嫩雪峰大小適中,可是不管是色澤、形狀和彈性都是珍品中的珍品。圓錐形光滑的乳身不但膚色晶瑩潔白,膚質光滑細密,而且外形還十分的挺拔勻稱;乳尖上的鮮紅兩點細小渾圓,光彩奪目,一看就讓人聯想起樹林中初熟的櫻桃;一雙美乳彈性十足,輕輕的觸碰都可以帶來曼妙無比的微顫;雖然王語嫣無疑還保持著自己嬌嫩可口的處子之身,可是這一雙美麗得可以讓所有男人都瘋狂的玉乳卻散發著無限的妩媚、成熟的韻味,彷佛是一雙美味多汁的果實等待著有心人的采摘。

  純情處女聖潔白嫩的椒乳是那樣的嬌挺而柔滑,鸠摩智的手輕輕握住絕色少女那嬌嫩飽滿的玉峰,只留下乳峰頂端那兩粒豔紅而柔嫩的“花蕾”……

  他輕輕撫摸起來……,並用嘴含住了少女玉乳尖上那“花蕾”般稚嫩可愛的蓓蕾……

  “……唔、別……啊…………別、這樣……”

  沈浸在性欲淫火中的清純處女王語嫣,嬌柔溫婉地躺在地上,羞得美眸緊閉。忽地王語嫣感到胸口一涼,“啊……”王語嫣嬌羞地驚叫一聲,慌忙睜開美麗的鳳眸一看,不由得嬌靥羞紅,芳心嬌羞不禁,原來不知何時,鸠摩智已脫光了全身,正挺著一個猙獰猩紅的可怕的“怪家夥”

  “嗯……”一聲嬌羞萬分的嘤咛,王語嫣羞紅了雙頰,趕快閉上美麗多情的大眼睛,並本能地用一雙雪藕似的玉臂捂住了自己那正嬌傲堅挺、雪白柔美的聖潔椒乳。

  鸠摩智看著這個麗色嬌羞、清純絕色、冰清玉潔的小美人兒那潔白得令人頭暈目眩的晶瑩雪膚,是那樣的嬌嫩、細膩、玉滑,那雙優美纖柔的雪白玉臂下兩團飽滿雪白、豐潤玉美的半截處女椒乳比全部裸露還人誘人犯罪。這一切都令他“怦”然心動,他伸出一雙手,分別拉住王語嫣的雪藕玉臂,輕柔而堅決地一拉……

  由于已被挑逗起狂熱饑渴的如熾欲焰,正像所有情窦初開的懷春處女一樣,王語嫣也同樣又嬌羞又好奇地幻想過那魂消色授的男歡女愛,所以被他用力一拉玉臂,王語嫣就半推半就地羞澀萬分地一點點分開了優美纖柔的雪白玉臂,一雙飽滿柔軟、美麗雪白、含羞帶怯、嬌挺聖潔的處女椒乳嬌羞地像“蓓蕾”初綻一樣巍巍怒聳而出。只見王語嫣處女椒乳的頂部兩粒流光溢彩、嬌嫩無比、嫣紅玉潤、嬌小可愛的美麗蓓蕾像一對嬌傲高貴的美麗“公主”一樣含苞欲放。

  一想到自己那嬌美雪白的飽滿玉乳正赤裸裸地袒裎在他眼中,王語嫣就不由得嬌靥暈紅、俏臉含春,芳心嬌羞萬般,美眸羞合,一動不敢動,就像是一朵剛剛發育成熟的花苞幼蕾正嬌羞地等待狂蜂浪蝶來采蕊摧花、行云播雨,以便迎春綻放、開苞吐蕊。

  鸠摩智望著那晶瑩雪白的滑嫩玉膚上兩朵嬌羞初綻的“花苞幼蕾”,心跳加快,他低下頭,張嘴含住王語嫣一顆飽滿柔軟、嬌嫩堅挺的玉乳,伸出舌頭在那粒從末有異性碰觸過的稚嫩而嬌傲的少女乳尖上輕輕地舔、擦一個冰清玉潔的神聖處女最敏感的“花蕾”、蓓蕾;一只手也握住了王語嫣另一只飽滿堅挺、充滿彈性的嬌軟椒乳,並用大拇指輕撥著那粒令人目眩神迷、嫣紅嬌嫩、楚楚含羞的少女蓓蕾。

  “段譽,想不想嘗嘗王語嫣失身前的處女峰味道。”鸠摩智將王語嫣抱到段譽旁邊,這樣的靓女令段譽難以控制情欲。“段郎,想摸你就摸吧,

  不,語嫣,我不會欺負你的。”

  “王語嫣,你看你這個沒用的段郎,還是我來侍侯你吧。”

  鸠摩智低頭含住王語嫣一只柔軟飽滿、嬌挺滑嫩的椒乳,一只手握住另一只嬌軟綿綿的少女玉乳,開始舔吸著王語嫣玉乳尖上那一粒稚嫩敏感的“肉蕾”乳頭;同時,另一只手也迅速地脫光自己的衣物,然后又脫掉王語嫣的裙子。

  王語嫣被他在自己從末被男人觸及的“聖女峰”上這一陣挑逗、輕薄,不由得嬌喘連連:“……唔唔……唔……唔……嗯……嗯……唔……唔……”

  王語嫣忽然感到下體一涼,“唔……”王語嫣明白裙子已被他脫下了。一想到自己貞潔的玉體被他脫得一絲不挂,光溜溜地胴體被他一覽無遺,不由得更是桃腮羞紅如火,芳心嬌羞萬般。

  鸠摩智擡起頭一看,只見王語嫣全身雪白無瑕,那白得令人目眩的玉肌雪膚滑膩如絲,玲珑浮凸、優美起伏的流暢線條使得全身胴體柔若無骨、嬌軟如綿,那女神般聖潔完美的玉體猶如一具粉雕玉琢的雪蓮花,是那樣的美豔、嬌嫩。

  王語嫣雪白的玉體一絲不挂,渾圓細削、玉滑嬌嫩的粉腿頂部一團柔柔的陰毛,淡黑微卷……鸠摩智看得口干舌燥,欲火如熾。他又俯身壓住王語嫣玉嫩嬌滑、柔若無骨的赤裸玉體,大嘴在王語嫣的櫻桃小口、羞紅桃腮、嬌挺椒乳上狂吻淫吮,一雙手在王語嫣一絲不挂的嬌美玉體上淫戲羞花。

  王語嫣直給他玩弄得本體酸軟,全身胴體嬌酥麻癢,一顆嬌柔清純的處女芳心嬌羞無限,一張美豔無倫的絕色麗靥羞得通紅。

  當那一波又一波從玉乳的蓓蕾尖上傳來的如電麻般的刺激流遍了全身,從上身傳向下體,直透進下身深處,刺激得那敏感而稚嫩的羞澀“花宮”深處的“花蕊”,處女陰核一陣陣痙攣,美豔嬌羞、清純秀麗的小佳人王語嫣不由自主地嬌吟聲聲:“唔……唔……啊……唔……唔……唔……啊……唔……嗯……嗯…… 唔……唔……唔……嗯……哎……”

  隨著一聲聲嬌柔婉轉、哀婉淒豔,時而短促,時而清晰的嬌呻柔啼,一股溫熱淫滑的羞人的淫液穢物又從處女聖潔深遽的子宮深處流出王語嫣的下身,純潔美麗的處女的下身內褲又濕濡一片。

  鸠摩智含住王語嫣的玉乳蓓蕾挑逗不久,就感覺到了身下這嬌美如花、秀麗清純的絕色處女那柔若無骨的玉體傳來的痙攣般的輕顫,他被這強烈的刺激弄得欲焰高熾,再加上這千柔百順的絕代佳人那張因欲火和嬌羞而脹得暈紅無倫的麗靥和如蘭似麝的嬌喘氣息,他再也不能等了,伸出另一只手摸向王語嫣的下身……他拈起了王語嫣純白三角褲的兩側褲腰,緩慢然而堅決的向下褪去,于是雪白光滑的臀部、隆起圓滑的陰阜還有細黑柔軟的陰毛都一一暴露出來。王語嫣那白嫩新鮮的處子身體終于徹底的赤裸了。她如同是一只雪白的小小羔羊,瑩白的胴體上一絲不挂、纖毫畢露,鸠摩智幾乎以爲自己是在绮夢之中了。但是這柔美潔白、玉潔冰清的完靓女體的的確確是那麽真實、那麽清晰、那麽接近的袒露在他面前,等待著他慢慢的去占有、去享受、去蹂躏,

  沈醉在肉欲淫海中的王語嫣忽然覺得下體一涼,渾身玉體出了內褲外竟已一絲不挂了,王語嫣羞得一張俏美的粉臉更紅了,芳心嬌羞萬般,不知所措。一具晶瑩雪白、粉雕玉琢、完美無瑕的處女玉體,赤裸裸的、一絲不挂的猶如一只待人“宰割”的小羊羔一般橫陣在“合歡床”上,那潔白的小腹下端,一團淡黑而纖柔卷曲的少女陰毛是那樣嬌柔可愛地掩蓋著處女那條聖潔神密、嫣紅粉嫩的“玉溝”。王語嫣赤裸裸的胴體上發散著一層柔和滋潤的迷人光澤,顯得格外的眩目。鸠摩智將王語嫣的纖纖玉手高高的舉過頭頂,把她擺成一個不設防的姿勢,她柔和秀美的曲線于是變得更加的曼妙無比、妩媚誘人。鸠摩智握住她圓滑的香肩,整張臉都埋入了王語嫣的雪峰之間,他粗壯多毛的大腿螃蟹一般的鉗住王語嫣溫暖嫩滑的下身,通紅漲大的肉棒緊緊地頂在她的性愛森林上。段譽心在流血,他毫不容易追到的心上人在他面前正在被其它男人蹂躏,清新的溫馨肌膚將鸠摩智緊緊地包圍著,鸠摩智如饑似渴地撫摸揉搓著身下嬌柔清秀的處子胴體。他的雙手輕捧著王語嫣一只瑩白溫軟的玉筍,一口含著乳尖上細圓的寶珠用力的吮吸起來,芬芳甜美的滋味幾乎讓鸠摩智舍不得離開。他的全身肌肉彷佛都抽搐起來,四肢如藤蔓一樣纏繞在王語嫣晶瑩奪目的胴體上,他饑渴交加的大口不停地品嘗著細膩嬌嫩的美白肌膚。王語嫣白嫩的肩膀、腋下、雙乳、小腹、陰阜、大腿、小腿、足踝上,都留下了鸠摩智的涎液。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